中经金创郑润祥:数字货币是人民币国际化的另一个机会



中经金创郑润祥:数字货币是人民币国际化的另一个机会

中经金创(北京)信息技术研究院院长郑润祥

郑润祥,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毕业,北京大学后EMBA,金融博士、高级黄金投资分析师、高级外汇分析师。现任中经金创(北京)信息技术研究院院长,中经消费经济联盟常务副主席兼秘书长,曾任中国黄金协会黄金投资分析师资格评审专家委员会秘书长,中国外汇黄金培训中心主任,厦门大学兼职教授。

一、关于数字货币

链天下:目前,各国的数字货币政策差异很大,这种局面背后的成因都有哪些?这种格局在将来又会发生哪些变化?推动变化的因素是什么?

郑润祥 :现在的国际经济政治体制,实际上是二战以后的一个遗产,是以美国为中心的一个世界货币经济体系。这个以美元为中心的国际货币体制,可以形象的用三个同心圆来比喻:最中间的这个圆是以美国为核心的美元体制;中间一个是以生产支撑的大国,包括前期的日本,德国,以及现在的中国。这些国家是以生产为核心的实体经济体;最外层的同心圆是发展中国家或第三世界国家,他们以供应原材料来支持第二个同心圆里的生产性大国,再来供给以美国为中心的圆心中的国家。圆心中的国家有发钞权,他们第二个同心圆里的实体经济大国来购买商品;第三个同心圆的国家向第二个同心圆的生产型实体经济大国供应原料,这就是二战以后的世界格局。

国际货币体制正向多元化发展,包括欧元、英镑、日元都是现在的世界货币,也是国际货币,但是他们的力量目前和美元相比还很弱小。中国的加入,实际上是对美国以美元为中心的这个货币体系发起了强烈的攻击,美国也感到了威胁,这是现在人民币国际化受到的最大阻力和障碍。在此时,中国适时提出了一带一路计划,实际上就是欧亚的联合以及欧亚非的联合来对抗美国,这是人民币国际化一个很好的通路。

目前支持数字资产或者是数字货币的国家主要是两类,这也反应了国际政治经济的一个动向。一类是美国的盟友,包括韩国日本,目前还有驻军在这些国家,他们要借此机会在美国美元体系之外形成一个新的货币体系,以挣脱这个枷锁;另一类是被美国边缘化的国家,比如朝鲜、委内瑞拉、俄罗斯和伊朗,他们是想在美元体系外再造一个新的货币体系对美国美元为中心的这个货币体系发起攻击。

虚拟货币和电子货币都属于数字货币的范畴,中国要提起数字货币的话,现在就有两类:一类是咱们现在微信支付、支付宝,这些实际上也是属于货币的数字化了,虽然是电子货币,但是也是数字货币。中国在电子货币支付上已经遥遥领先世界了。大家可能都出国旅游过,在很多地方都可以扫码支付,这在很多国家是不可想象的,这也说明在互联网时代,我们没有错过这次机会。这也是人民币进行快速流通,减少在国际上现钞发行、票据发行,通过电子的方式、数字传输的方式,实现人民币国际化的一个预演。

链天下:我国发行“数字货币”的声音从17年初到现在陆陆续续已经发声不少次,可是仍局限在探讨阶段,依然不见落地,其中最主要的原因是什么?如果发行数字货币,会以怎样的形式出现?

郑润祥:正如我上面说中国的数字货币,实际上已经沿用了很多年。以区块链技术为底层技术的数字货币,中国也早早进行了研发。目前来看,电子货币的电子化也是数字货币的一个范畴,不能把电子货币和数字货币分隔开来,以区块链技术为主的数字货币,它的这个优点也有很多。

但作为一个新生事物,以区块链为基础的数字货币,它的运行规则,以及央行的货币政策如何匹配。央行发行的数字货币,代表了国家的法定数字货币。它的发行要考虑到太多的因素。货币政策是根据经济形势的发展来调节货币的发行量和供给量。现在咱们发行的货币,是两元化结构。第一元是由央行发行基础货币,到银行进行贷款再衍生出这个我们所谓的货币。央行的政策工具里头既有利率政策,也有存款准备金政策。这些和数字货币之间的关系,尤其是和区块链这个数字货币之间的关系,它的机制和现有的政策法规体系以及社会形态还没有完全匹配上,这也是央行迟迟没有推出区块链技术的数字货币的重要原因,其中技术上还有一些不完善,如:反洗钱、反恐怖、资金流向等等。

目前来看,这个多数的数字资产包括数字货币,现在它们的储备功能还不太健全,再一个它本身就是一个波动的资产。它在这个价值尺度的功能上也不是很明显,所以要想让数字货币和法定货币在功能上相匹配还需解决些技术问题。

安全性也是一个重要问题,实际上我们现在整个互联网上资金的流向和流量,通过美国控制的服务器是完全可以可以监控到的,像一个过滤网一样,所以是无秘密可言的,所以为什么现在有人提出数字货币,包括比特币、洗钱这种是没法监控的,因为它脱离了现有的国际结算体系,它的加密技术以及它传输过程中的这种点对点的这个隐蔽性,所以在这方面,对各国都是一个头疼的问题,作为一个政府来说它考虑问题不仅仅是一个社会需求问题,它还需考虑国家治理问题。

货币可以形象的比喻为未来的货币,它的方向是没有错的,现在这种技术手段和现在的社会意识形态以及政治经济体制,还是有很多不融合的地方,单独靠价格的涨跌获取收益和一个真正的货币还是有区别的。咱们现在都在讲这个Token以及这个数字资产,实际上概念还是有很大的差别,即使是数字资产,它也包括了很多类。以比特币为主的这种数字货币以及像以太坊这种平台币,以及委内瑞拉发的这种资源币它们形态是不一样的。

中国作为一个经济、政治、军事独立的大国,对数字货币有很高的期待,但是目前的国际政治格局和目前的社会形态还不支持大批量的数字货币推行,中国要寻找一个和平崛起的机会!

链天下追问:今天刚看到一条快讯,继瑞典实行无现金计划之后,日本也开始试发行数字货币,来缓解通胀、通缩的压力,关于这种做法的有效性,您持什么样的观点呢?

郑润祥:完全取消纸币的做法,并不太符合人性,人的需求是多方面的,完全以数字电子化作为货币的流通方式,会让经济的活跃度降低。印度为了打击腐败废除过很多现钞,让很多藏钞变成了废纸。事实上,在某种程度上现钞的流通是经济活跃的一种方式,在小国或者像北欧社会主义色彩、社会福利很高的国家有可能实施。但是在一个社会分工健全的国家,完全废止现钞的话对经济造成的影响是非常大的。

日本是积极支持数字货币的,日本二战以后作为一个战败国是没有建立军队的权利,美国作为战胜国在日本驻军。对日本的政治经济影响非常严重。所以日本想成为一个真正独立自主的国家,想用数字货币来逃避美国对日本的监管。一个广场协议让日元升值,日本不情愿也得升值。以前中国外汇储备多的时候美国逼迫中国人民币升值,中国肯定不会听美国的,即使现在打贸易战,中国也不会同意。

中国作为一个大国,比日本独立性强很多。所以在跟美国的贸易战中,中国决不让步,中国是一个在政治、经济、军事都独立的国家。所以中国对美国以及日本对美国的态度截然不同。当然数字货币的流通速度快、周转次数高、社会效率也高,在抑制通胀以及通缩方面,比目前纸币在内的银行间接结算方式效率高。

链天下群友:郑院您好,WTO建立的初衷是促进国际贸易全球化,然而,特普朗的贸易战将WTO置若无物,由于加密货币的无国界性,WTO能否借此契机,打破国家界限促进全球贸易?

郑润祥:WTO是二战的遗留物,是由美国主导的组织,现在的情况是美国不想认了,要杀死这个儿子。其实WTO也是全球经济多元化的一种结果,原来主要由欧美主导,各个国家之间有巨大的差异。西方遵从的是丛林法则,他们从理念上就认为白人至上、欧美至上,现在他们认为这个组织对他们不利了,就想废掉重建。

随着全球经济的多元化和民主化,区块链,尤其是通证经济和数字货币能起的作用,会加速美国主导的体制的崩溃。当全球数字货币盛行的时候,以美国为主导的霸权国家主导的经济体会逐渐失控和衰落,这是时代的选择。

火星财经提问:有一种观点认为,法币和加密货币会并行存在一段时间,对于这种认知,您的看法是?

郑润祥:法币因为度量衡的自身属性,不会随着交易的增多,使用量的增加,导致价格的涨跌,这是货币的一个显著特征。而加密货币作为一种资产,要有一个价值尺度对其进行标定。虽然两者能够并行,但是性质是不一样的。比如USDT和美元的价格一致,虽然它是一种数字货币或者称之为代币,然而,它不会随着购买者的增多,供求关系的变化而涨跌。资产就不同,因为数量有限,会根据供求状况产生价格浮动。二者分属不同的概念。

即便有浮动,法定数字货币的涨跌仅受购买货物时的通货膨胀影响,并不会受购买另一种货币所影响。总之,两者一个是资产,一个是货币。货币,只求通胀来决定涨跌而不是由市场来决定它涨跌。

二、关于通证经济

链天下:区块链项目都在寻求落地,前段时间提出了“币改”,拟通过通证经济改革实现传统经济的区块链化,郑院觉得可行性有多大?有相关传统企业的信息反馈吗?

郑润祥:现在是区块链发展的初期,区块链化最需要的是区块链思维,当区块链出现并广泛应用之后,目前的公司化结构都会发生改变,区块链思维里没有这种集中化的有限公司。我们知道,公司制最早出现于工业革命之后的英国,当时的东印度公司是一家无限公司,后面出现了有限公司,后者也是资本主义条件下出现的。股份公司多人持股的方式都是区块链经济条件下需要的,这种改变涉及到了社会形态的变化。

区块链化打破了公司体制,是一种新的制度创新,是社区主义盛行的经济模式。如果未来某家公司没有自己的社群,没有自己的社区,注定会死亡。我认为用区块链的社区模式来推动社会发展,整合社会资源,才能最终推动整个经济的转型。

传统企业转型的应用案例很多,征信、商标、知识产权、票据、身份识别等等都是传统领域应用区块链技术,改变自身的契合点。原来,虽然个人提供了数据,但是个人没有享受到提供数据之后的奖励,这种模式算不上区块链经济。Token经济的最重要的两个方面包括应用和激励机制(即Token机制),后者不一定指的是货币,因为如果都往这方面转的话就会冲击当前的现有机制,包括货币机制、结算机制,甚至金融监管机制。

区块链经济是有场景的,也有从这个场景中衍生出来的奖励激励机制,这个机制并不是虚无缥缈的,Token是可以应用到实际场景中。它既可以奖励你,也可以用来使用,在这种情况下,它的价值才能真正体现出来。整个过程就是区块链融合实体经济转型的重要方面。区块链的应用会逐渐体现在通证体系里面,最终呈现良性发展的状态。

群友like:Token天然具有金融的属性,代表着拥有者的权益,是不是必须要经过交易才能产生价值?

郑润祥:权益不一定是交易,在区块链的应用场景里,权益可以变成使用过程中的一种社区币,它的价值体现在购买服务或者相应的商品,不通过交易也是有价值的。交易往往是通过第三方完成,交易完的货币还要回到原有的场景里使用。如果在这个场景使用过程中他有增值,在第三方的交易所里也会有升值,这两个可以匹配也可以是单独体现其权益和价值。

三、区块链在社会发展中的作用

链天下:区块链概念问世之后,被认为是“变革生产关系”的新技术,在现阶段如何体现其先进性或者说让其先进性得以尽情发挥?其变革生产关系的最终呈现形态会是怎样?

郑润祥:要提区块链问世后的情况,首先要先说说区块链问世前的情况,中国有五千年的历史,人类社会走过了原始社会、奴隶社会、封建社会、资本主义社会,加上现在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社会。人类第一个阶段农业文明,第二阶段工业文明,目前,中国作为世界实体大国走在了资本主义社会前面成为了世界工厂,在向智慧文明过渡过程中,发展模式已经和原有模式相差很大,生产力水平已经获得了很大的发展。

工业文明资金、资本、劳动力的集中带来了消费市场的扩大,现在是工业文明和智慧文明的交接期,这一阶段的人工智能、区块链、物联网大数据等技术将发挥巨大的作用,生产力发展到一定阶段之后,生产关系也将发生一定的变化。由于工业文明和社会的惯性,导致了社会形态变化较为缓慢,数字货币出现之后,会逐渐形成一种社区,未来,社区主义将成为公司或企业构建的运营方向。

当然了这种社区不仅指的物理上的社区,也指网络上的社区。我们都知道社区越大,它的数字资产产生的流动范围也就也大,影响的范围也相应变大。整个社区主义可以看做是某种程度上的社会主义雏形,社区主义未来的发展方向也是马克思理论中提到的社会主义发现发展方向。

经过四十多年的发展,中国的生产力已经有了很大程度的提高,现在已经是世界第二大经济体,随着新时代的到来,会逐渐讲究“效率和公平”中的公平,现在越来越多的人可以在社区里获得自己应有的价值。不同的区块链链产生不同的币,也就是不同的数字资产。很多社区联合在一起才是名副其实的社会主义,这也是人类未来共产主义的曙光。

当然,打破二战之后的世界政治经济格局是一个渐进的过程,我认为这个过程是人类发展的一个趋势,在历史面前势不可挡。

区块链中文网:加密货币可谓是新一轮科技推动下的金融产物,从各国的状来看,其在金融领域的普遍应用,并不理想,在您看来关键屏障是什么?需要在哪些方面进行推动?

郑润祥:加密数字货币其实脱离了政府的管控,我们都知道政府发行货币的一个重要目的是征税,加密货币其实是一种以点对点结算的“货币”。在这种分配方式下,导致政府无法收到税,所以说,政府对加密货币是既爱又恨。很多国家会根据自己的需要,将它作为工具来使用,另一方面,如果能在使用加密货币的前提下和税收体制结合,那么各国政府的推广力度会更大。

杭链财经皮卡丘提问:比特币最大的风险或者说机会就是没有一个定价机制,一个公司上市根据行业不同,有不同的PE,比特币就没有!未来虚拟货币会出定价机制吗?

郑润祥:比特币是一个纯粹的数字货币,其定价机制,主要由供求关系决定。随着区块链以及币圈人的增加,社群用户的增多,而总量逐渐减少,价格自然会上涨。但是,它并没有锚定任何商品或服务。

到了二代加密货币,也就是平台币,它主要用于交易所中互相交易过程中的消耗。像以太坊这种平台币,跟比特币在性质上就不同了。但是,也会随着交易量的增加,需求量的增多,价格会涨。如果他交易量减少,同时数量不恒定,它的价格就会下跌。

至于区块链项目所发的token,同样也会遵循这样的市场规律。其社群越大,在量恒定的情况下,涨势就会喜人。如果社群小,参与的人逐渐在减少,而不是逐渐在增加,价格自然就下跌。因此,虚拟货币的定价机制,现在还不是很明显。关键是看社群以及全社会的参与度。

来源:链天下官微

点击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