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来云陈榕:我反对在公链上运行智能合约 | 火星特训营



比特币诞生九年,是时候来讲一下底层的技术逻辑了

亦来云创始人陈榕在火星特训营的课堂上开门见山。

在接受火星财经采访中,他更是直接表示。

“我从根本上反对在公链上运行智能合约,更反对在公链上做生态。”

“现在最大的迷思就是要用区块链跑APP。”

为什么?

陈榕认为,区块链真正要做的是信任,而建立信任其实是以速度、效率为代价的,区块链本身不能跑应用,高效的互联网才是跑应用的最佳选择。

亦来云陈榕:我反对在公链上运行智能合约 | 火星特训营

亦来云创始人陈榕

也因此,在目前区块链早期发展阶段,单纯追求公链TPS没有战略意义,TPS也无法解决普通人生活的刚需,TPS高低优劣要视具体使用场景而定。

在陈榕看来,区块链和互联网的最佳结合,在于用区块链搭建互联网底层信任体系,而应用则由云计算的虚拟机承担,虚拟机在网络上运行。

此外,由于互联网上只存在数据、程序两种表现形式,而1995年以来数据传送构建起了信息互联网的浪潮,陈榕认为,用传递程序传递资产,由于程序的可编程性,这可能会是互联网更大的机会。

陈榕毕业于清华77级计算机系,80年代留学美国,亲眼目睹了网络科技浪潮的开端,早在1997年就在微软听说过数字货币的概念,但此后三十年创业不愠不火,直到做了亦来云,才在晚年“红”了一把。

陈榕曾受邀作为《王峰十问》嘉宾,此次他作为导师,为火星特训营36位学员讲解区块链的技术逻辑。以下内容根据火星财经(ID:hxcj24h)的采访整理,有删减。

一、 看到区块链技术新名词,不必焦虑

火星财经:在计算机行业从业超过三十年,您几乎是最资深的技术人士,您认为对于普通从业者来说,懂技术究竟有多重要?

陈榕:还是要回归常识。区块链就是一个可信的账本,通过去中心的方式实现,但是一个账本的逻辑是信任,不是去中心,这是常识。

我真的认为区块链不是一个技术问题,区块链就是一个专用电脑,他的伟大之处就在于能够让大家第一次建立起一个信任,这台账本是6000个人同时记的,就比一个人记更可信,其实没多少技术。

区块链真正要做的是信任,因为互联网上没有信任,这里有很多玩家:政府、公司、组织、个人,怎样通过区块链给互联网带来信任?这两个概念融合在一起,没那么难理解。区块链这个领域强调什么叫图灵完备,什么叫哈希,只是把事情闹得更复杂了,没必要。

火星财经:所以不懂技术的人,看到分片这些区块链技术新名词,其实不必要焦虑。

二、 TPS没有战略意义,要看具体使用场景

火星财经:您刚在特训营课上提到,追求公链TPS是不对的,区块链多人记账模式天然造就TPS高不了,根据您的观点,在商用领域比如像天猫淘宝双11,更需要一个中心化高效率的服务器,这种场景根本不需要上链?

陈榕:TPS就是讲一台计算机一秒钟做多少事情的处理能力。十年前哪个电脑更快?老百姓早忘了,处理能力这个东西没有战略意义,但是大家知道互联网对我们生活的影响,像Facebook、腾讯微信的影响非常深远,这跟电脑的TPS不是一件事。

谈到处理能力,要看计算机用在什么场景,是做科学计算,还是解决12306买火车票,还是解决智能驾驶?超脱一个场景说计算机有多快,是没有意义的,这解决不了实际问题的。

比特币有一个特性,公正,10年50年的交易记录都在,这时候你速度越快,历史垃圾包袱也越重。如果你说12306买火车票需要快,这个时候追求速度还是信任?两件事。如果追求快,用阿里云计算做就行了。阿里也不是一台电脑,也是容错的,容错发展了几十年,并不是今天区块链的发明。

火星财经:所以,一个东西发展非常早期普通人不知道怎么衡量,可能现在大家都只能看TPS衡量公链技术,另外考虑TPS,也要考虑具体使用场景。

三、目前公链没有解决刚需,都是忽悠

火星财经:您怎么评价目前其他的公链?现在像小蚁链、量子链、Quarkchain等,不少在追求TPS,对于一个对不懂技术的来说,您从一个专业技术人的角度,能否帮大家梳理一下这些供链,孰优孰劣?

陈榕:其实我也非常欣慰,中国现在在区块链领域还是蛮领先的。只是我认为一条链就是一个电脑,那么张三电脑PK李四电脑,戴尔PK联想电脑,这是一个技术发展阶段的问题。

对于一般消费者,真的解决了什么样的刚需问题?就像说一个电脑四核好还是两核好?这是直接忽悠。要解决信任问题、病毒问题、资产交换或者说智能经济的问题,而不是是不是分片,是不是高TPS,这个衡量明显不对。

区块链建立信任其实是以速度、以效率为代价的。那我们到底是要效率还是要信任?

区块链建立信任,我们两个之间有信任就能做更多的生意。但信任本身不是生意,比如说你是卖中药的,或者卖汽车的,有信任你能做更多的生意,但是信任本身并不等价于卖汽车,并不等于卖中药。区块链建立信任,并不是能够做卖中药软件,或者做卖汽车的什么服务,所以区块链开发者想在一个建立信任地方做出APP来(是不成立的)。

火星财经:所以就用区块链来解决信任问题,其他App还是基于互联网做的。

陈榕:对,这个时候间接地依赖了信任。网站有信任,作假会付出代价,所以建立信任需要一些专业的人,比如说用哈希还是用DPos建立信任,跟生态开发一点关系都没有。

四、我从根本上反对在公链上运行智能合约

火星财经:您刚在火星特训营分享,基于区块链和互联网的顶层架构是这样的:程序运营在虚拟机里,虚拟机运营在网络上,网络底层才是一些区块链建立信任,能详细解释一下么?

陈榕:互联网技术一路走来,慢慢都有一些本质问题暴露,解决方案也慢慢成熟了。原来咱们都直接在电脑上跑软件,现在已经慢慢地去买云服务器,在虚拟机里云计算。

火星财经:虚拟机技术很早就有了,但可能最近几年云计算成熟了,这个设想就更容易实现。

陈榕:对,比如说90年代就有了Java虚拟机,2000年以后就有了云计算。2000年那会,虚拟机都在网络上做,现在手机的CPU已经比2000年的PC服务器要强了,所以手机离线也能跑虚拟机。所以虚拟机的技术已经慢慢随着硬件发展,可以从云上下到叫雾,是什么雾?就是身边的云,现在云计算就是虚拟机已经无所不在。

虚拟机有几个好处,第一能充分利用硬件资源,第二就防病毒,虚拟机一关掉,驻留的一些病毒就全部跟着销毁了,关机开机只需要半秒。

然后这个网络有没有信任?这就扯到了区块链。

互联网是全世界人民共同访问的一个平台,它是一个去中心的,并不由哪个人哪个公司控制,他的伟大之处在于去中心,它的最大的缺陷也在于去中心,强盗小偷也能上,最大的问题就是没有信任。

区块链最大的优势是信任,所以区块链跟互联网的结合,能够让互联网有信任,互联网其实是做应用跑应用的,区块链本身其实是不能跑应用的,所以现在最大的迷思就是要用区块链跑APP,我从根本上反对这个观点。

比特币的UTXO,包括智能合约的发明也是一个基于共识、多方互相验证一个程序,这是一个很伟大贡献,但同时引入一个歧途,就是说智能合约等价于DApp,这跟生态风马牛不相及,我从根本上反对在公链上运行智能合约,更反对在公链上做生态。

五、传递资产就是传递程序

火星财经:您说要做个互联网操作系统,具体有什么逻辑?

陈榕:我觉得强调操作系统没必要,对老百姓来讲就是看电影、玩游戏,没必要知道啥是操作系统。或者你说操作系统,怎么跟Linux比?其实操作系统另一个含义是一个软件运行的环境,比如游戏是跑在一个软件的环境里。

原来上网浏览信息,叫信息互联网,原来传递的是信息,现在要点对点传递数字资产,比如我要交给你比特币,如果我不拥有这个程序,这个币就可能被程序作假。所以我们共同拥有比特币的软件,这时候我要传给你的是一个程序,它一跑,我就知道你跑了几次,你有没有权利跑?如果你把这个东西卖给我了,你就没权利跑了。它是通过区块链这些手段来验证的。所以点对点传递资产,就是点对点传递程序。

电脑上一共就两个东西,一个叫数据,一个叫程序。既然过去的互联网是传递数据,还有一样东西就是程序。所以我就做了一个大胆的假设,传递价值就是传递程序,这个想法非常新颖。

传递完程序,程序如果再运行,就去区块链查查,你还有没有这个权利加载?

在区块链上你把这个书卖给我了,那你就不应该再跑了。但那个程序还在你的硬盘上,你如果要运行,虚拟机就去查下区块链说,你公钥私钥已经对不上了,就不能跑了。

第二,传统互联网怎么能够保证上传程序而不传病毒,这蛮有挑战。我们当仁不让,确保你传不了病毒,我也保证确权,有这两件事就能做出虚拟经济来。

六、1997年听说数字货币,通过网络传程序的想法由来已久

火星财经:2009年中本聪在推出比特币白皮书之后,很多计算机行业的人不曾注意到,不经意间发展起来,很多人被收了反向智商税,不知道您怎么看?

陈榕:我第一次听说这个词儿,还是在微软的时候,大概1997年1998年,中本聪白皮书引用的第一篇论文是微软写的,但那时候我也没往心里去。2012年2013年听说比特币涨了,我也不买,就当热闹听听。

到2016年找新商业机会的时候,正好那时区块链也比较热,所以我就认真研究了两个月,自己公司内部起了个项目,当时叫蛇口计划。其实2011年我在中国计算机通讯杂志上面发表了《内容APP化,APP社交化》,就是把我们今天的电影视频这些东西都变程序,通过社交网络来传播,然后让社交网络能够挣到钱。

这时候就可能营造互联网上的数字经济了,这件事的意义等同于蛇口对中国的意义, 2016年5月我在上海做过讲座,没多少人有反应,但我觉得蛇口这名字挺酷,就去找人私募投资,后来就找到韩峰老师。

七、二十几岁年轻人能在战术上创新,但欠缺格局

火星财经:因为有很多年轻人,甚至95后,思维会比较活跃,可能有其他的新玩法,我觉得您更像技术派的路线。

陈榕:回头看,当年苹果微软创业的时候,都是二十几岁年轻人,那个时代一个人可以写操作系统,因为规模很小,现在互联网规模都很大了,做一个操作系统没有上千人,已经不大可能了,20岁的年轻人能够做CPU做电脑做操作系统的年代,已经永远过去了,基础工业创业需要底蕴非常深厚。

什么叫互联网,什么叫操作系统?这是大格局。这件事从战略上远远超出了20岁年轻人的资历和理解,包括动用的社会资源。英雄少年在战术上,他能够在一些软件技术上灵光一现,比如在比特币上弄出一个智能合约来,但这远远不是战略。

八、亦来云和比特大陆联合挖矿筹备中

火星财经:亦来云早期投资人包括比特大陆,据说亦来云要和比特币一起在蚂蚁矿机上联合挖矿?

陈榕:这件事儿到现在我们还没有对外公布,比如说我们要做视频,要做文件的CDN,这时候谁提供硬盘?谁提供带宽?这些都需要奖励,这些奖励涉及到我们有POW联合挖矿,30%就要给开发者,就是社区贡献。

互联网P2P网络要35%。DPoS机制确定谁是超级节点,如何分配。大概规划是在年底能有一个试运营版。我也知道很多人在问。这当然也是我们非常高优先级考虑的,但还是要一个通盘的战略考虑。

火星财经:亦来云系统什么时候能够真正投入商用,流畅操作?

陈榕:大概今年8月底就开始有一些小的应用demo,年底希望能够达到4万个家庭设备安装我们这个网,但还是试营网。我们8月份做阿尔法版的时候会向大家来公开奖励机制、社区运作方式,2019年8月我们希望能够将整个研究代码开放。

九、太多ICO表面上说开源,其实并没有奉献思想

互联网上没有开源代码,就没办法建立信任,所以一定要求全都是开源。

基于诚信基点对点于加密全部是开源的,才会建立信任。反过来说,都开源了,挣钱怎么办?

所以产品是利己的,生态是利他的。生态成功,一定是上面应用的成功。生态本身是没有什么成功不成功的。如果说我这个操作系统做成功了,那么上面没有生态,其实是产品成功,生态并没有做成功。这是个哲学思想,利他还是利己?我觉得中国的公司基本上连这个思维方式都没有,太多的ICO表面上说是开源的,其实并没有一个奉献的思想,这从根上和中华文化有点这个关系。

火星财经:从您的职业经历来讲,亦来云可能是您最广为人知的一次创业,创业大半辈子了,现在有点“夕阳红”,什么感觉?

陈榕:我是清华77级,直接在农村考的大学,之前还参加过工作,更早还去插过队,所以也确实是该让给年轻人了,该退出江湖了。在社区里,90后年轻人愿意站出来表现自己,那就试试看,社区应该怎么奖励,得问自己,我没有想法。

十、对创业者的三句忠告:回归常识、别割韭菜、程序传递的互联网远远大于信息的互联网,这是对我们的机会

陈榕:第一,我觉得今天的区块链,从计算机的角度讲,基本上就是混沌,概念不清晰,大家应该回归常识。

第二,不要割韭菜,人起码的尊严,起码的羞耻,人的底线真的要有。

第三,我认为程序传递的互联网远远大于信息的互联网,这是对我们的机会。电脑上一共就两个东西,一个叫程序,一个叫数据。传递数据对我们的影响有多大?1995年开始到目前互联网(都是),但是如果传递程序,这个浪潮会远远大于上一个浪潮,为什么非得在区块链这棵歪脖树吊着呢?

火星特训营(Mars Training Camp)是火星生态孵化出的区块链顶级培训品牌,致力成为区块链领域的黄埔军校,培养下一代“蓝血十杰”,打造中国区块链领域的YC孵化器,培养新一代区块链的破局者。

7月21日,火星特训营首期在北京正式开营。

本文为火星财经原创稿件,版权归火星财经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转载须在文章标题后注明“文章来源:火星财经”,若违规转载,火星财经有权追究法律责任。

点击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