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区块链不到半年后,我轻松赚了1个亿


做区块链不到半年后,我轻松赚了1个亿


这是一个虚构但“真实”的故事。区块链,从诞生之日起就亦正亦邪。正的是,人们认为它会彻底变革整个商业世界;邪的是,它与金钱捆绑得太过紧密。“上线即上市”的区块链模式,一方面帮助很多项目解决了启动资金问题,另一方面也沦为某些心怀不轨者大肆圈钱的工具。区块链真相策划这个故事的初衷,是想通过讲述一个典型骗局的诞生过程,提醒创业者守法守规,提醒投资人注意风险,同时也提醒其他关联方不要助纣为虐。区块链还很弱小,需要从业者共同呵护。


1


故事要从年初说起。


狗年春节过完,拖家带口、坐绿皮火车从铁岭回到北京之后,我把超市员工全部遣散、让他们自谋出路去了。


没办法,房租每年一涨,人力成本、采购成本居高不下,而客流一直在减少——都被电商和O2O抢跑了。


中年遇挫,分外凄凉。


媳妇在互联网公司做HR,这么多年没少忽悠我拥抱互联网、改变人生,我一直不为所动。


所以,作为一个中年北漂,我成功错过了炒房的暴利时代,也错过了当快递、送外卖、开滴滴的补贴岁月。


我总说:“你们这些互联网人太浮躁,天天换新花样,跟俺村二狗子一个德行。”


但事实证明,我自己才是不识时务的傻X。


超市关门后的第二天,我从回龙观进城,到国贸三期敲开了二狗子办公室的门。


二狗子是我的发小,当年我两一起来北漂,我找了个超市踏实打工,他三天两头就要换行当。


房地产热闹,他就炒房,赚了些钱;股市热闹,他就炒股,后来买了中石油,一夜回到解放前。


2014年流行创业,二狗子跑去中关村创业大街包了个咖啡馆,结果来的人只聊天不消费,后来股灾来袭,热情熄灭,咖啡凉了。


二狗子不气馁,彻底走上了创业的不归路。


O2O火,他做社区便利店;微商火,他在朋友圈卖面膜;VR火,他做VR眼镜;AI火,他做人脸识别;共享火,他做共享充电宝;无人火,他做无人货架。


忘了告诉你们,二狗子跟我一样,高中文凭,出来混全靠一张嘴。


在国贸三期见到二狗子之后,他再三纠正我,让我叫他——“James”!


听说我的超市倒闭了,二狗子一点也不意外,他大放厥词:“现在傻子才搞实业。”


我对二狗子有个持续很久的疑问:“你折腾的项目都死了,你自己咋就活得这么舒坦呢?”


二狗子奸诈一笑:“烧掉的都是投资人的钱。创业就像做局,项目成了最好,不成我自己也不能白干呀。”


“投资人难道是傻子?”


二狗子哈哈一笑:“跟我玩,他们也不亏。”


当然,这些不重要,我现在最关心的是——二狗子要带我怎么发财?


我一本正经地问二狗子:“詹姆斯,你看我能跟着你干点啥?”


二狗子一本正经地问我:“强哥,你知道区块链不?”


2


做区块链不到半年后,我轻松赚了1个亿/

图片来自网络


为了生存,读了5本区块链科普书籍、看了4次《区块链100问》和3次《王峰十问》之后,我又来到了二狗子国贸三期的办公室。


这次,我仔细看了看二狗子的企业介绍手册,看完后问他:“什么是区块链的解决方案提供商?”


二狗子解释:“意思就是,不管你是谁、不管你想做什么区块链项目,我们都可以帮你提供从策划、白皮书、私募、社群、媒体到ICO,甚至拉盘等一系列服务。”


二狗子说自己是这个行业里卖水的、旱涝保收,不过赚的都是小钱,这不是他的梦想。


“强哥,我们可以发起一个项目,你来牵头,赚笔大的?”


“可是我三天前才第一次听说区块链这三个字……”


“没关系,我们有专业的团队为你提供全方位的服务。”


我丑话说在前面:“詹姆斯,我没有启动资金。”


没想到二狗子哈哈大笑:“区块链行业最不缺的就是钱,我们可以众筹啊,只要创意好、能忽悠,筹个几千万、几个亿都不是问题。”


接下来的三天,我和二狗子的策划团队频繁开会,智商链、打人链、整容链、AV链……在否决了N个创意之后,我们最终决定做一个“韭菜链”。


做区块链不到半年后,我轻松赚了1个亿/

韭菜被割的主要原因是长得太快 图片来自网络


请注意,此韭菜非彼韭菜。我们希望开发一条完美解决韭菜(草本植物)从溯源、认证到流通环节所有问题的公链。有了韭菜链,每根餐桌上的韭菜都知道自己的来历——什么时间被谁种植,什么时间被谁割掉;有了韭菜链,每种韭菜都有自己独一无二的品牌和知识产权——所有的韭菜从此不会被一概而论;最重要的是,有了韭菜链,可以通过代币的形式重新分配产业链的利润,去掉中间环节,让韭菜的价值回归农民。


当然,韭菜链只是我们探索农业链的第一步,我们的梦想不只收割韭菜,还在于星辰和大海。


3

做区块链不到半年后,我轻松赚了1个亿/

成功人士的剪影 图片来自网络


有了创意的雏形之后,就要起草白皮书了。


二狗子的团队十分老道,从过去帮客户撰写过的几十份白皮书里,东摘西抄,很快就拼凑成了我们自己的白皮书,标题叫《韭菜链:一个点对点的产业生态系统》,颇有点比特币白皮书的味道。


为了自证不是空气项目,我们还做好了随时公布代码的准备,当然,这些代码也是从Github上抄来的。


我问二狗子,如果有人骂我们抄袭怎么办?


二狗子很淡定:“第一,我们抄得很高明,别人轻易发现不了,就算发现了也不好下定论,你知道那个擅长洗稿的自媒体‘差评’吧,我很欣赏他们;第二,区块链的精神是什么?不就是开放、平等、合作吗?有人骂你抄袭,你就用区块链精神教育他,说他是古典人,不属于未来的新时代!”


白皮书还需要继续细化,我问二狗子“核心团队”部分怎么编?


在二狗子的循循善诱下,我摇身一变成了美国加利福尼亚大学的博士生、著名农业学家,曾在沃尔玛等零售企业担任高管,英文名叫Peter Li,现任韭菜链创始人兼CEO;


我的超市前员工、负责采购、初中没毕业、从没出过国的小王化名Jesson Chen,毕业于伯明翰大学农学院,曾在英国农业部工作多年,现任韭菜链首席科学家;


二狗子又从阿里边缘部门挖了一个刚毕业半年的程序员,包装成前阿里巴巴区块链技术负责人,现任韭菜链CTO;


此外,还编了两个不存在的老外做我们的首席战略官和首席发展顾问,简介牛得掉渣,反正不存在,爱咋吹就咋吹。


最后还缺站台大佬。二狗子不用说,他有一堆光鲜的抬头,在这个行业里绝对是一块招牌。二狗子还利用他的资源,帮我找了李哭去、赵西、宝大爷等链圈名人。当然,站台费肯定是要付的。


白皮书终于定稿,我问二狗子:“不编、实事求是不行吗?区块链不是草根行业吗?这玩来玩去还是精英的套路呀?”


二狗子不客气地说:“Peter啊,你咋不开窍?这行业目前还处于概念阶段,大家都没产品,怎么判断项目靠不靠谱?只能看看热闹!看核心团队,看站台大佬!”


4


做区块链不到半年后,我轻松赚了1个亿/

代币首次发行 图片来自网络


社群和媒体工作启动之后,我和二狗子有了一场争论。


二狗子拉来几个基金朋友投资了韭菜链,并虚构了几家另外的投资机构,营造出一番“私募份额被哄抢”的假象。


接着,几家二狗子投资过的自媒体对韭菜链高管团队做了全方位的采访,把我们改变世界的决心写得感人泪下。


我从新加坡到日本、从香港到迪拜,在各个区块链大会上讲述我们做韭菜链的初心和愿景。


社群也运营了起来,我一个从没翻过墙的土鳖,开始天天使用Telegram,一开始陪我聊天的只有机器人,后来慢慢有了真实用户。


群里不少人问我:“韭菜链啥时候ICO?”


有一天我终于憋不住了,问二狗子:“ICO是违法的吧?”


二狗子一愣,又马上回过神来:“ICO在国内违法,但在国外合法,你看大家不都把公司注册在新加坡、韩国、乌干达、伯利兹?我们的注册地在日本,你放心好了。”


“可是投资我们的人都在国内呀!”


“我会包装成海外投资者为主的。”


“二狗子,咱不能抱着割韭菜的心态去做这件事,即使不违法,也不厚道。”我怕坐牢。


二狗子语重心长地说:“强哥,你知道我混迹江湖多年,最大的体会是什么吗?就四个字——成王败寇,你要是拿着募集到的钱招到各种牛人、最终把项目做起来了,谁管你当初是啥心态?反过来,你就算是好心好意想做个改变世界的事情,但最终做砸了,那你就是个骗子。”


为了让我相信“割韭菜是天经地义的事”,二狗子拉着我逛各种“韭菜群”,这些韭菜们一旦被割了,喊两嗓子之后就会去寻找下一个韭菜庄园。


二狗子说:“大家都不傻,没有人是受害者。你难道对自己做好韭菜链没信心?”


我说:“那必须有!”


5


做区块链不到半年后,我轻松赚了1个亿/

代币交易 图片来自网络


媒体轰炸、峰会巡演、社群炒作之后,我们离钱越来越近。


因为ICO违法,所以我们的操作流程由以前的“私募-公募(ICO)”变成了“私募-上交易所”。看似没有向公众募资,其实是把公募装在了私募的壳里。


在这个过程中,代投非常重要。这些人手里掌握着成千上万的散户,他们才是离韭菜最近的人。二狗子很敬业,天天陪吃陪玩,终于拿下了几个关键的代投大哥。


我问二狗子:“代投跑路怎么办?”


二狗子说:“代投都是土豪,无成本轻松提成10个点,傻子才跑路。”


1000万、2000万、5000万……我们募集的比特币和以太坊的价值在急速上升,二狗子乐不可支,他说“Peter,我们发财了,我这辈子都没见过这么多钱。”


上交易所的前一天,数字定格在了2个亿。而我们的代价是什么呢?一堆自己规划出来的韭菜币而已。


作为链圈普普通通的项目,我们并没受到大交易所的优待,不过没人跟钱过不去。二狗子从2个亿里拿出4000万作为上币费打通了一个大交易所,又拿了价值几百万的代币发给链圈的自媒体朋友们。


韭菜币就这样轰轰烈烈“上市”了。


不过我觉得离真正发财还远。我重新看了看白皮书,里面有锁仓计划。我问二狗子:“按照白皮书,咱们一分钱也动不了呀。”


二狗子哈哈一笑:“Peter你还是太年轻了,虚构的私募机构的币可以随时卖,再说,咱们低买高卖来钱更快。”


韭菜币上交易所的第一天就遭遇破发,大环境不景气、没办法。


有人质疑我们“割韭菜”,我就狡辩——“我从来没(直接)向散户募资,要割也是割私募机构,上哪割韭菜去?”“我不在乎短期币价的涨跌,只在乎长期价值的体现。”


币价还在下跌,二狗子却很开心,他甚至安排自己的媒体发了不少韭菜币的“负面”。


等价格跌得差不多了,二狗子安排他的“市值管理”团队开始“拉盘”,币价一天涨了50多倍,韭菜币总市值飙到了50亿美金。


媒体打爆了我的电话,我淡淡地告诉他们:“我早就说了,把目光放长远一点,好项目的价值总会得到合理体现的。”


当然,我知道韭菜币市值走高得感谢二狗子的市值管理团队,这是一群从A股转型而来、非常职业的证券专家,用量化手段、以最高性价比拉盘是他们的拿手好戏。在币价飞涨的过程中,我们的私募机构才能顺利完成套现。当然,追高而入的韭菜就只能等待套牢了。


仔细想想,50亿美金如此轻易达到,我们除了装模作样每周写个“周报”汇报下研发进展之外,几乎什么都没干。


上周,二狗子去了美国,说要找宝大爷商量个大事。二狗子说我们在币价涨跌之间赚了2个亿,他会分我一半。


只用不到半年,我就成为了身价1个亿的土豪,想想真是太神奇了。


感谢中本聪!


感谢V神!


感谢区块链!


另外,写这篇文章是想问一下:有谁能联系上二狗子吗?我已经一礼拜找不到他了。


(本故事纯属虚构,ICO违法、请勿模仿)

点击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