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链盟创始人吕志宽:做区块链的新东方,让一亿人了解区块链


本周的嘉宾是全球区块链爱好者联盟(全链盟)、区块链普及全球行发起人吕志宽。吕总的目标是做区块链的新东方,让一亿人了解区块链。

全链盟创始人吕志宽:做区块链的新东方,让一亿人了解区块链

第一扒

豚:我们了解到,您在13年就进入币圈,开始买比特币了,并且在去年的时候成立了“全球区块链爱好者联盟”。想问的是在13年到17年,您在这个行业看到了什么?为什么13年就进入了币圈,却选择在17年开始创业并成立全链盟?

吕志宽:我是13年10月进入这个圈子的,当年12月份国家出台相关政策的时候,整个币圈哀鸿遍野。那个时候我每看一次账户,心就会痛一次,所以当时都不太愿意看。虽然知道区块链,比特币这个东西是很好的,但是它价格涨得这么高,后面应该是有个东西做支撑的。

后来到了14年,区块链的概念开始出现,也是从那个时候开始,我开始逐步地去了解区块链。但是为什么要创建“全球区块链爱好者联盟”,是因为在长达两年多的学习过程中,我发现学习的过程其实是挺痛苦的,不仅搜集信息的渠道有限,而且研读的时间周期也比较长。

所以就有了创建全链盟的想法,去全中国各地普及区块链知识,这可以帮助那些想了解区块链的人降低他们的学习成本,也可以让他们更好的防范一些区块链骗局。

第二扒

海豚:我们都知道,现在区块链已经形成了一个完整的产业链,这就意味着这个行业的创业方向其实有很多。那您当初为什么会想到做培训这一块,并且全链盟的侧重点或者重心在于哪里?

吕志宽:之所以选择做培训,是因为我们认为一切都应该以人为本。尤其是现在这个阶段,有些人只要稍加培训,就可以变成区块链行业所需的人才,所以我们的培训是针对这部分人的。

我们主要是侧重于区块链知识的普及,以及普及之后如何与各个企业的对接,如何让这些企业通过区块链技术改造升级。我们认为在2018年,尤其是下半年,很多行业的优秀的企业会进入到区块链领域,这将会进一步地促进区块链技术的应用落地和各个行业的发展。

海豚:所以吕老师是想把培训做到深层次,让区块链技术能够真正地赋能于实体经济。现在大家也经常在猜测,区块链技术大规模的商用什么时候才能实现。

吕志宽:我认为今年年底就会出现了。

第三扒

海豚:全链盟在全国已经走过大大小小65个城市,举办了100多场区块链线下普及大课。未来,您是否有打算在雄安,萧山等创新地区,做一些区块链培训方面的规划?

吕志宽:一些比较火的地方,比如你刚才提到的雄安、萧山,其实我们都有布局。不仅如此,现在在全中国的各个省份都可以看到全链盟的身影。我们接下来的规划是做培训方面的公链,一条所有培训机构都可以使用的公链。

第四扒

海豚:在今年两会期间俞敏洪表示区块链在教育公平方面,也许能够起到非常重要的作用。那么在您看来,区块链是否能如俞洪敏所说的那样,对传统的教育行业产生变革?

吕志宽:我们是想着通过培训区块链的合格投资人,让合格投资人上链。同时也希望政府能够看到我们所做的事情,然后反过去推动区块链的普及教育。这一点我认为传统的教育行业也可以这么去做。

另外,传统的教育行业也有很多不透明的地方,所以在这一块可以运用区块链技术进行相应的改革,对教育公平起到一定的促进作用。

第五扒

海豚:前段时间张健开启FCoin币改试验区,并表示:通政经济与实体经济相结合将成为一个大趋势。您在全国各地推行研讨会的同时想必也接触过不少区块链项目和传统项目,那么您如何看待这个问题?

吕志宽:今年年初的时候,有一场1300多位企业家参与的会议,他们当时讲提到过这样一个观点:2018年是传统企业进入区块链的元年,当传统企业了解清楚区块链的模式或者理念之后,会很快的推动区块链行业的发展。但现在最大的问题是,很多企业家对此还不够明晰。

区块链是一种技术,更是一种思想。为什么90后对区块链的接受度会比较高,就是因为他们宽裕的生活环境,使得他们更具备相互分享的动力或者意愿,这和区块链的理念是契合的。其实现在通证经济和实体经济已经有所结合了,所以现在企业家需要做的事情就是,转变对区块链的认识,真正体会到区块链“共识、共建,共享、公平”的思想,让两者结合的趋势延续下去。

第六扒

海豚:去年的94事件之后,币圈经历了大幅的下跌,今年从5月份开始,数字货币总体又开始处于下跌的情形当中,以至于现在很多人面对这个市场,已经是茫然的状态了。那您觉得这一轮的熊市会持续到什么时候,接下来的行情又将会如何演变?

吕志宽:去年的9.4事件确实很吓人。我们当时预计会叫停ICO,但是交易所不会被关停,最后没想到连交易所也关掉了。但是即便如此,我们仍然坚信区块链将会对人类产生巨大的影响,并且这种影响是可以载入史册的,所以还是毅然地选择了做区块链行业的普及教育。

在区块链行业进行创业,一年的时间,我们在中国跑了60多个城市,举行了100多场交流活动。在这个过程中,我们发现各个地方,对区块链真正有所了解的还是比较少,尤其是行情不好的时候。

现在的行情当然也是不好的。其实从去年12月,比特币大涨之后到现在,8个月左右的时间,数字货币市场整体一直处在下跌的通道中,我认为这种情形还将会继续保持一段时间。如果把时间往后拉长一点,那我对行情的看法又不一样,我预计到2019、2020年的时候,比特币价格将会达到60万人民币左右。

每个人对熊市的理解不一样。这认为对行业或者对企业都是好事,因为低迷的行情可以把很多意志不坚定的人筛选出这个行业,这对于像咱们这样,真正的区块链创业者来说是件好事。

海豚:前两天刚好看到薛蛮子的一篇文章。他说,不是“马云们”厉害,而是因为他们的对手都被冻死了,只有冬天才能产生巨人。我觉得这句话用在这里也是贴切的。

吕志宽:薛蛮子说的非常有道理。其实现在就是深挖洞,广积粮的时期。首先保证自己能够在寒冬中存活,并且尽可能地活得长久。

第七扒

海豚:因为刚好讲到比特币,那我们就继续聊一下。其实在中本聪的构想里,他希望比特币能够成为世界通用货币。有的人对此提出异议,理由是总量恒定所带来的通缩性将会是一个很大的问题。您是如何看待这个问题的?

吕志宽:比特币供给恒定,这就意味着它是通缩的。通缩对于任何国家的经济来讲,都不是一件好的事情。因为货币在一定程度内的增发有会助于经济的发展,而一旦通缩的话,就无法发挥这个作用。所以比特币很可能不会变成世界通用货币,而只能是众多货币中的一种。

所以我不认为比特币能成为全球性的通用货币,但我认为它的价格会很高,因为它只有2100万枚,又是区块链的鼻祖,所以要是手里没有比特币的话,我觉得可以至少持有四枚,这四枚刚好可以分别用来养老人,养爱人,养孩子和养自己。

第八扒

海豚:创业者不仅需要面对技术,市场,有时还要面对政策方面的考验,所以你需要不断地思考,不断地做出决策,因为我自己也是这个行业的创业者,所以这个过程的艰辛孤苦,我也是深有体会的。现在在海豚扒问,您能不能和我们分享一下这方面的体会或者遇到的困难?

吕志宽:困难还是有的。在全中国做区块链普及行的时候,其中一站去到了长沙。根据当时的要求,在普及区块链知识的时候需要把所有的比特币词汇都改掉,因为当时正好是十月份左右。这样的状况其实是始料未及的,不过现在已经没有关系了。

还有就是第一轮刚开始的时候,我们去到的是一个完全陌生的地方。所以只能在微信的朋友圈里询问当地的人,然后借用他们的场地来开会。这样下来,才敢招100个人过来听课。当然这只是一个缩影,其实在初期,尤其是政策不明朗的时候,我们在每一个省市的经历基本都是这样的。

点击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