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场热情被消耗,免费上币还有意义吗?


市场热情被消耗,免费上币还有意义吗?什么?倒数第二名拿到了免费上币的资格?

从去年 8 月开始,币圈开始出现投票上币机制。当时币安在听取了网友的建议之后,宣布开始免费上币投票活动;今年年初,火币开设了独立的交易所 HADAX 来进行上币投票、OKEx 也在今年 5 月底开始了投票上币活动。

项目方争取投票上币,似乎是名利双收的好事。

7 月 30 日上午,币安交易所的第 8 轮投票上币结束了,7 月 31 日,公告显示排名第 4 的项目将免费上币。在这投票上币的 5 天内发生了不少事情,让区块律动 BlockBeats 团队开始思考,投票上币是否还有意义?

如果已经失去了意义且备受争议的话,那不如就取消好了。

币安的第 8 次免费上币投票

币安的投票上币一向以严格公平著称,没有明显刷票,刷票者会被拿下,在业内颇受好评。在 7 月 25 日,他们开始了第 8 期的免费上币投票活动。

币安用户需要从 Libra Credit、LockTrip、Mithril、NKN、Polymath 这 5 个项目中选出 1 个最喜欢的项目来。按照规则,用户可以一票多投,但是想必没有人会干支持竞争对手这种事情。

为了争夺这一个月才 1 个的免费上币名额,5 个项目方中 Libra Credit、Mthril、NKN 都发动了自己的社群来拉票。NKN 项目在投票之前开启了一场空投活动来吸引用户目光,票数一路飙升,占有了本次投票 50% 以上的票数。

然而群众的力量在资本面前是微小的,普通投资者手里持有的 BNB 数量微乎其微,NKN 是怎么做到的呢?很快网友就扒出 NKN 除了通过社群来拉票之外,还动用过了刷票大军,向百余账号转入 500BNB(每个账号的有效票数上限)来得到更多票数。这是非常明显的作弊行为。

然而在投票结束公布后,我们看到的却是:Mithril 票数第一。在和 NKN 投票人数相差仅 480 人的情况下,前者的的票数量比后者多了 43%。在很多人看来,Mithril 不仅存在明显的刷票行为,而且作弊行为比 NKN 更严重。

还记得今年年初的亦来云事件吗?币安对于刷票的行为异常反感,极有可能取消 NKN 和 Mithril 的上币资格,转而把上币资格给 Libra Credit。

有趣的是,在投票结束前 3 天,Libra Credit 好像已经获得了「太子」的身份。

Libra Credit 项目方也在自己的社交媒体上呼吁用户进行投票,虽然获得了一定的票数,但是并没有超过 NKN。两天后,Libra Credit 宣布获得币安孵化器的投资,此时对于 Libra Credit 来说投票上币与否已经不再重要。

人生如戏,同台竞争的 Mithril 和 NKN 因为太过于明显的刷票行为,可能会把最终的免费上币名额拱手送给 Libra Credit,这对于 Libra Credit 来说,岂不美哉?

市场热情被消耗,免费上币还有意义吗?

然而,事件的大反转确是:只有 275 个人投票的 Polymath 被官宣免费上币。

这出戏,真的看不懂

在币安二月份的亦来云事件,币安团队认为免费上币投票是一种福利活动。

按照博链财经的报道,非公开资料显示,币安 4 月份的项目上币费最高可达 2000 万人民币。通过反映项目真实情况的社区投票,如果真的有能力,就可以省掉这 2000 万的上币费,这确实是一个巨大的福利。

有人获胜,必然有人陪跑,当然,也有陪老板上分的演员。在币安的这次投票中,我们看到了 LockTrip 这个项目,这是一个几乎没法成功的旅游链项目,几乎不存在上币的可能性,是本次投票上币投票的演员之一。

而另外一位明显的陪跑演员 Polymath,在 Polymath 的 Twitter 上我们看到该项目与币安 CZ 和币安 Labs 有较多接触,然而却从来没有提自己获得了免费上币投票的资格,也没有做过任何推广行为。

其他项目方想拿到这个资格都没有,而 Polymath 有了资格却没有宣传,让人感到匪夷所思。

演员陪跑,状元探花作弊,第三名 Libra Credit 理所当然上币,然而最终的结果却是只拿了 1% 选票的 Polymath。

市场热情被消耗,免费上币还有意义吗?

投票上币,这是一个特殊时代的产物

开始于 2017 年 9 月份的上币投票的最初需求源于一个 Slack 的用户留言。该网友表示希望币安用户可以每个月得到一个 coin,然后发起投票,将票数给希望上币的项目方,以满足更多新币需求和社区意向。赵长鹏对此表示这是一个很棒的主意,4 天后,币安的上币投票开始了。

市场热情被消耗,免费上币还有意义吗?

第一期币安免费上币投票名单

一人只有一次投票权,但是可以投多个项目。在第一期投票中,STRAT 项目获胜,但是为了奖励群众们的热情,STRAT、VERGE、BQX、SNM、SNGLS 这 5 个项目都给了上币资格。

这样的活动一直持续到 2018 年 2 月就中断了,在中断前的第 5 和第 6 期,投票不再是免费投票的模式,而是开始了平台币抵票模式,0.1BNB 可以抵 1 票。

值得注意的是,币安一个月一次的「免费上币投票」活动在今年 2 月份因为亦来云事件中断了,因为投票刷票成本太低,导致项目方可以肆无忌惮的刷票。

在调整了规则之后,币安又在今年 6 月份重新恢复开启,这次要求投票者必须持有 1 个以上 BNB,而且如果想给项目方更多票的话,需要持仓更多 BNB 才行(上限 500)。

规则越简单,越不容易作弊。在币安投票上币早期,规则非常简单,每人一票,甚至还做过社交网络转发数评比的上币活动。

市场热情被消耗,免费上币还有意义吗?

币安第四期上币投票是通过转发 Twitter 的数量来决定的,那个时候还完全都是靠人气来决定市场真实需求。后来平台方发现,这样的模式太容易造假,需要提高投票成本来筛选垃圾用户。

平台币一开始也只是用来抵消手续费,也是后来才被发现原来平台币可以搞出这么多东西来,比如可以用来上币投票。

恰巧,2017 年下半年 ICO 热度开始猛增,大量的项目团队都想在这个时候上线交易所进行交易。你的币要上交易所交易,我的交易所需要交易对来获取新用户和交易量,两方一拍即合。正如币安所言,这确实是福利。

然而这个福利随着牛市转熊市的机会急转直下,变得不再那么纯洁,开始向钱看。其中表现最凶狠的要数火币 HADAX 的上币投票,战况非常凶残,凶残到每个上币项目要掏 3000 万上币费,据历史回忆最终第一批上币投票项目要均摊这一部分上币费,也就是第 10 名和第 1 名掏的钱是一样的。

免费上币投票,解决了币安启动时没有交易对、缺乏用户的问题,在币安的成长路上有着不可估量的作用。

然而,现在的币安很显然没有必要去发这个福利了。

没本事的项目才去上币投票

一个币安数据细节我们可以看到,从第一期的几十万投票人数到最近一期只有 7000 多人投票,我们可以得知几个事实:参与免费上币投票的人数正在继续下滑,交易所的人气也在极速下滑,以及用户对免费上币投票兴趣的消失。

同样的问题也出现在其他交易所。交易所对于投票者的限制越来越多,光有信心、没有资金的投资者对于投票上币的项目方来说是不受欢迎的,因为除了赚个吆喝之外,赚不到真的投票。如果没法获得投票,那还投票上币个屁。

投票上币在火币和 OKEx 正在变成大户和机构投资者的事情,他们手中的票数将决定自己喜欢的项目哪个先上、哪个后上。

再加上刷票、炒作、互怼和交易所不透明的黑箱操作等等问题,如果不能彻底解决或者回归最传统的投票上币模式,不如直接取消投票上币,否则只会招惹更多的麻烦。直接上币费和变相收投票上币费,后者还得演出一场戏,也太麻烦了,不如直接收钱吧。

截止发稿,火币 HADAX 第四期上币投票已经延期了一个月,OKEx 的上币投票在 6 月 29 日结束第三期之后也没有继续了。币安经历第八期免费上币投票,看到了这样的数据和做法,讲道理,应该也会取消上币投票的。

市场热情被消耗,免费上币还有意义吗?

作为特殊时代的产物,上币投票让数个项目方获得了免费上币,让几十个项目获得了上交易所交易的资格。如今市场转冷,项目破发割韭菜的新闻不断传出,创业者的大饼根本无法完成,市场已经不再需要这些新项目,拿来的激情去帮你投票。

或者说,当大家脑袋都冷静下来之后才想到,何苦演戏给自己看,还不如拉个盘呢?

这不禁让区块律动 BlockBeats 想起前阵子见的一个创业者,他说:有本事的项目直接上币交易收韭菜了,没本事的才去刷票上币呢。

点击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