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健:FCoin最大的不同在于,FCoin的数据几乎都是透明



来源:链视界

张健:FCoin最大的不同在于,FCoin的数据几乎都是透明

7月23日,FCoin创始人张健召开线上媒体会并表示,FCoin与所有行业的交易所最大的不同在于,FCoin的数据几乎都是透明。

以下是链视界部分内容整理:

1.最近FCoin出了不少的公告,概念比较多,请张总先给大家说说FCandy吧,以后不返FT,开始返FCandy是怎么个玩法?你认为FCandy的价值在哪?未来价格预期多少?

张健:大家好,我今天趁这个比较短暂的时间跟大家集中沟通一下最近FCoin的变化。

我先介绍一下FCandy,FCandy其实公告里面也讲了,它是一个资产池,上面可以放各种各样的资产。现在我们首期已经放了很多FT进去。什么是放?其实就相当于捐赠,FCandy进来的资产跟投放人并没有关系,相当于捐赠。那么它的价值在哪儿?我设计FCandy这样一个产品最大的价值,就是它能够让所有社区用户享受到我们的赠与、赠送,包括我们平台和项目方的福利。

在FCandy里面投放任何有价值的资产,FCandy都会增发相应比例的币,但是都是折价增发,来保证FCandy的高质量。同时,所有投放到FCandy后增发的FCandy都不属于投放者,这是FCandy和其它资产池或者各种各样形式的产品最大的不同。那它属于谁?属于所有的Fcoin的社区用户,以什么方式给社区用户?我们设计了很多种给的方式。问题中也提到了,其实不是不返FT,交易费百分之百返还成FT,这个是我们一个既定策略,这个是我们一直要返的。

哪些情况不返FT?就是非交易即挖矿的既定原则,其它的因为都是活动,比如我们所谓的倍增计划、邀请返佣,这些都是活动,那我们为了壮大社区,为了给社区用户带来福利,奔着这两个目的去推出的各种各样的活动都是FCandy应该承载的职责。

未来的价格预期,这个我不太好评论价格,我只能说大家去判断,去看它的资产里面持有资产,每个人都可以算出它的合理价格应该在哪儿。这个问题就回答完了。

2.Fcoin的币改实验会和主板A、主板B的上币机制、流通机制有什么区别?

张健:现在主板有A区B区,币改是主板C。A区是一些成熟的区块链项目,B区是一些新兴的区块链项目,主板c区主打币改。

3.一个成熟产品或企业如果想要币改,需要经过哪些步骤?币改过程中最大的困难和挑战是什么?

张健:其实币改没有那么容易,会判断项目本身的资质以及其整个的商业模式和商业场景的成熟度。币改项目将分为两类:一类是有成熟的商业场景和大量的用户的项目,能够很快地进入到我们最终的审核和排期阶段;另外一些项目就只有一个成熟的企业,而对于币改和通政经济,企业内部并没有形成共识和太多的概念,这样过程可能会比较长。

币改最大的困难是首先就要对通证经济、token、coin这些概念有一个清晰的认识,第二,对于它如何能够发挥威力,去设计它和原有的成熟的产品和商业模式很好的结合起来,并可以解决各种原有的利益安排的冲突问题。

最大的困难有两点,第一点是整个通证经济模型的设计。这个设计对于不同的产品、不同的企业可能不太一样,甚至对于不同的场景,都是不太一样的,这是比较具有挑战性的。

第二个困难点是整个利益安排。成熟的产品和企业必然面临成熟的利益安排,包括股东结构以及现在的资源。如何能解决这些问题,需要大量的沟通和认知层面的升级,还有决心等各种各样的问题。

4.发币对于成熟企业来说是否合法合规较为敏感,这会否成为币改实验区推进的关键阻碍之一,将如何解决这个问题

张健:所有的创新都会面临这样的风险,越是颠覆性的创新,这个风险越大,都是一样的,我们去历史地看,所有颠覆式的创新都会面临较大的风险,因为它的改动比较大,甚至是像通证经济这样,它的目标和核心是改造生产关系,是非常具有底层颠覆性,在原有的合规的框架内是没有这样一些新兴的事物的,但是我觉得这就是创新者必然要面临的挑战。这也是未来的趋势,是挡不住的。

对于下决心要往这个方向做创新性地探索的产品和企业,这并不是一个关键阻碍,上一个问题的两个挑战才是困难。

5.现在最新的上币规则是什么?新推出的FOne交易区是把上币的权利下放给保荐机构了吗?保荐机构的选择标准是什么?权责与股市保荐机构有何异同?

张健:最新的上币规则最近确实有一个比较大的调整,就是我们推出来FOne。FOne是在什么背景下推出的?因为我们在做创业板的时候发现一个很大的问题,排队报名的项目数量非常大,远远超出交易所本身的服务能力,而且很多东西不仅仅是一个服务能力的问题,更重要的是判断真实性的核查等各种各样的问题。

所以,为了能够让整个机制运转更加良好,FOne的本质就是上币权的下放,让所有的保荐机构来负责筛选好的项目,然后每个保荐机构都有自己的专区,在自己的专区拥有上币权,拥有制订规则的权利。我们FCoin转变成为保荐机构提供服务,底层除了上币、制订规则,还有关于项目方其它的技术、产品各方面的支持,就变成这样一个关系,所以说FOne它将是一个能够更加把生态做大的方式、这样一个品牌。

而且权责在这里面也非常重要,由于这个专区就是保荐机构去开的专区,所以他们也有责任去保证上他们这个专区项目的质量。假如说有些保荐机构推荐质量非常差,我们对保荐机构未来也会有考核,未来有细则逐步推出。我们通过这种方式,通过机制设计的方式,能够让真正的好项目涌现出来,而不是被我们交易所卡住。我们希望把这个生态真正做大,把整个行业真正做大。

保荐机构的标准,目前来说主要是选行业主流的一些Token Fund,未来还会扩大。整个标准还是采用一种宽进严出的态度,首先只要在行业有一定知名度的,我们都欢迎他加入成为我们的保荐机构,但是我们日后的筛选审核会相对比较严格。另外,整体的数量也会有一些控制,比如有些被淘汰的保荐机构不符合我们的标准,可以有新的补位,我们很快也会公布第二期保荐机构的名单。

权责其实有些类似的地方,也有不同的地方。因为币圈毕竟整个生态不够成熟,很多东西都是混在一起的,我们试图在所有的混沌状态中逐步把成熟的模式引入进来,所以说我们会一步步往前进化。

6.Fcoin上线2个月发展迅速,交易量第一,但币安是真实交易量第一。Fcoin现在生态玩的很好,但交易体验很差,无交易深度、网页卡死、app不如第三方软件、PC端遥遥无期,请问作为一个交易所,“交易”二字是否应该得到尊重?

张健:这是一个尖锐的问题。对于“交易”是否尊重,我觉得很多行业内对交易确实不尊重。我们已经在玩命的干,如果你还说我们不尊重,那我无话可说。我们已经尽最大努力和最快的速度在推进这个事情。但是事情总有一个成熟的过程。而且如果他真是一个伟大的事情,那他的早期一定是青涩的啊,一定是不成熟的。如果大家没有这个耐心,可以再观望,如果大家愿意支持我们,我们也欢迎。

如果你说的是优先级,我可以这样回答:假如说这个安全、稳定、用户体验,在我们有限的资源下,只能先完成一个,你觉得哪个更重要?所以说,我们一定是夯实核心能力,再逐步优化用户体验,因为还处于发展早期,我们发展速度非常快,所以我们需要在机制成熟、安全稳定这个方向有大量的投入。

交易所的核心并不仅仅是用户的体验,在传统资本市场交易所,根本都看不见交易所在哪里。在交易股票时,是登陆上证还是深圳证券交易所?其实都登陆的各个券商的,看到前台的界面是券商而不是交易所。所以我们目前核心还是夯实交易所的核心能力,在这个前提下啊,尽最大努力完善所有的交易体验。

7.请问FCoin 改变了业内哪些潜规则、显规则?

张健:我们跟所有行业的交易所最大的不同就在于我们的数据几乎都是透明的,这个在我们的首页就能够看得出来,而且随着我们研发的深入、产品的深入,我们的透明程度会一直增加。这在传统的行业是无法想象的事,现在没有哪家公司公布它的收入,不需要给用户分,当然就不需要公布了。我们所有的数据都是没有办法去伪造的。因为如果是一个黑盒,并不需要向公众披露数据的公司,那么是有这个能力去所谓造假刷量的。而我们没办法虚增,我们的数据是真实的,我们没有这么多钱付给用户,所以,数据透明是带给这个行业第一个大的规则上玩法上的变化。

第二,很多用户说我们平台赚了很多钱。但是比较其他平台,即使在这些平台赚了很多钱的前提下也没有分给用户什么利益,我们赚的钱80%分给用户,相当长的时间内我们100%分,FCandy出来之后,在我们的机制设计中几乎全部的收入或者绝大部分的收入都会投入到回购FT投放FCandy,然后分发给社区用户形成一个循环。那些指责我们“敛财”的人是无脑黑,因为他没有看到这个行业现在的现状,当然还有一些懂的用户一看就明白了。关于FT,关于FCoin我希望大家看的更加长远一些。FT它总量是有上限的,而且你只要持有FT一天就能分到一天的收入分配,你只要哪怕持有一个小时都能分到这一个小时的收入分配。对于FT来说,它对这个行业带来的影响和变化才刚刚开始,大家拭目以待。

8.你提过FCoin之所以能取得爆炸式的效果,是“通证经济”的胜利。能否以此案例,详细说说您对“通证经济”的理解?其强大的推动力在于什么,与之前传统的商业模式和激励机制比有何区别?

张健:我对通证经济的理解,这个话题太大,我很难展开讲。我说一些关键点,比如强大的推动力在于什么?刚才我提到了通证经济设计的结构和传统的商业模式和激励机制最大的不同,是生产关系的反转,怎么反转?刚才也提到,生产者和消费者这是一对,互联网常见的形式是平台和用户,其实它们都是类似的,就是一个服务者,一个被服务者的关系或者商品提供者和消费者之间的关系。这组关系在传统的商业模式下,他们在利益层面一定是对立的。因为商业机构的使命就是赚钱,从哪儿赚?从消费者或者用户那儿赚。

在传统的商业模型下,你去买任何商品或者消费任何服务,你和服务提供者和商品的生产者之间的唯一关系就是你支付给他费用,剩下没有什么关系。我们大家想一下,这个商业体为什么能存在?就是因为这些用户在付费。也就是说这些消费者和用户是这个商业体存在的依据,但是这个商业体如果发展大了,跟这些你能够存在的依据和前提并没有关系,那我认为这是传统商业模型的问题,未来一定会面临一次大的升级,而且这个升级现在已经开始逐渐展开了,我觉得它的解药就是通证经济。

FCoin就是这样一次通证经济的实践,随着FCoin的壮大和成熟,交易者逐渐成为FCoin的股东。他在上面不仅成为平台的用户,贡献手续费、进行交易,同时他也能够获得交易所的“股份”百分之百的返还,返还的FT可以永久享受到FCoin的收入分配,而且是平台80%的收入分配。这个在传统资本市场是不可想象的事,我给大家举个例子,传统资本市场基本上大家不去看分红,看分红太少。因为很多公司甚至都不分,常年不分红的公司太多了。大家去传统资本市场查查,分红的基本都是毛毛雨,大家也不care也不关注,分红的及时性又很差。FCoin模式推出以后,因为币圈波动太大,早期大家还没有感受到这个东西的威力。随着FCoin的成熟,大家越来越能感受到我们这种收入分配的模式是极具颠覆性的,第一是它的分配比例如此之大。传统的上市公司分什么?不是分收入,也不是分毛利润,甚至不是分净利润,它有可能公司要留足现金为未来发展。而FCoin直接分的就是收入,而且是收入的绝大部分,平台收入的80%,并且及时性强,每天都分,这个如果放到传统资本市场,那绝对是颠覆性的一种理念。只是因为币圈没有建立起所谓的金融体系和金融的整个概念,还是处于比较混沌的阶段。对于事物的定价,对于事物的认知,都还处于非常初期的层面。所以,FCoin和FT的创造和威力需要时间去展现,我经常说的“让***再飞一会儿”。

FInsur也是一样,我希望未来各种各样的基于通证经济的项目创造新的模式,或者改造原有的模式也能够拥有这样的威力,让我们的客户和我们的利益成为一致,这个的威力我认为所有人都是远远低估了。因为一旦生产关系改变了,一旦服务的提供者和被服务者是利益一致的,整个做决策的过程、做决策的出发点和心态,所有的社区型的架构和未来所有机制设计和玩法都会发生改变,这个我现在越来越深有体会。

通证经济未来一定会显示出巨大的生命力,它将会对原有的商业模型、商业设计和公司制度产生巨大的冲击,这就是我对未来的判断。

点击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