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寅为比特币喊冤:如果用比特币做非法交易,纯属找死!非法交易的是门罗币和Zcash


曹寅为比特币喊冤:如果用比特币做非法交易,纯属找死!非法交易的是门罗币和Zcash

曹寅坚定的认为:“所有人都应该首先配置数字资产,再配置法币资产。数字资产从反面到正面、再从边缘到主流,会是一场革命性运动。”

区块链真正在中国火起来不过数月光景,借助于比特币去年年末冲天走势的东风,作为比特币底层技术的区块链正式走进普罗大众的视线。

而其实在此之前,区块链技术早已获得了国家层面的认可。2016年12月,在国务院印发的《“十三五”国家信息化规划》中,已经鼓励针对区块链等战略性前沿技术进行提前布局,发挥先发主导优势。2017年6月27日,中国人民银行下发了《中国金融业务信息技术“十三五”发展规划》的通知,也指出了要加强区块链基础技术研究,开展区块链技术在金融领域的应用研究。明确提出积极推进区块链、人工智能等新技术应用研究,并组织进行国家数字货币的试点。 

 一时间,区块链风光无限。

而把区块链带火的比特币在中国却没有这样的待遇。2017年4月,七部委的联合发文严禁从事代币发行融资活动。很快,央行开始清理虚拟货币平台,强制其停止经营,并清退资金。到今年4月,央行声明称,目前全国摸排出的ICO平台和比特币等虚拟货币交易场所已基本实现无风险退出。

政府的态度已经很明确,支持区块链技术的发展,但严禁发币。

原始的贸易活动中,买卖双方基于对中间掮客的信任,将各自的金钱和货物交由中间商进行钱物交换。吾以吾之所有予市场,换吾之所需,货币是实现这一过程的约定。这是当前所有平台最原始的生态表现。但是区块链技术下,买卖双方可以直接发生交易。表现在货币层面,普罗大众可以从国家手上拿回发币权,自己发行货币。

这并不被中国政府允许。监管的不确定性对比特币忠实拥趸曹寅在国内的发展产生了较大掣肘。

推行数字共和国建设计划的爱沙尼亚进入了他的视线。虽千万人吾往矣,国界从来不是阻挡。

2018年年初,曹寅只身奔赴异国他乡。

01逐梦异国 曹寅说无畏成败

爱沙尼亚,国土面积不足5万平方公里,相当于3个北京,人口总数约140万,不到北京市朝阳区人口四分之一。但人均GDP将近2万美元,是2017年中国人均GDP的2倍还多,世界银行将其纳入高收入国家行列。因为其高速发展的经济,又被称为“波罗的海之虎”。

而区块链技术在爱沙尼亚应用之广泛,令人为之赞叹。爱沙尼亚数字公民计划运用去中心化的理念,建立了分布式的政府数据网络X-Road,有效地避免了公民信息中心化记录处理所带来的弊端,如滥用职能,窥探隐私数据,数据容易被黑客利用等。

基于这些数字基础设施,爱沙尼亚提出“数字共和国计划”,试图消解传统国家概念,服务器所在即领土,数字身份持有者即公民,而共识维护者和服务提供者即是政府。

曹寅把梦想寄托于爱沙尼亚的数字共和国计划。

一张E-Residency数字公民的身份卡,不论你护照上是哪个国家,都可以加入这个没有国界的国家,成为共识治理的一份子。 身为爱沙尼亚中文社区布道者,曹寅在宣讲时如此介绍:“如果你需要在别的国家注册一个公司,花费半年各地奔波才能审批通过。但在区块链应用下的数字共和国爱沙尼亚中,只要你申请一个数字公民ID,拥有一台联网的电脑,花费几天甚至几个小时就能完成公司注册。”

曹寅还强调,爱沙尼亚是欧盟成员国,成为E-Residency官方社区服务企业可以对接来自世界各地的数字企业,并获得欧盟成员国的信用背书。同时,可以在全球范围内拓展业务。

曹寅期待有一天,爱沙尼亚数字共和国能够在中国发展壮大。

02 区块链并非放之四海皆准

 能源区块链真伪难辨

投身爱沙尼亚数字共和国计划之前,曹寅曾在能源领域深耕多年。

事关国家安全的能源行业从来是强势资本的角逐之地,市场认为区块链技术去中心化的属性可以从强势部门手中夺走主导权。一时间,能源区块链的概念大火。

全国政协委员、中国工程院院士陈晓红在2018年两会上曾表示,“区块链倘若与分布式能源结合起来,将大有可为。”

微软CTO黎江也曾表示:“分布式能源区块链项目的关键在于,帮助人们从电厂手里拿回了发电权、售电权。”

虽然曹寅最早提出了能源加区块链概念,但在他看来,能源并不需要去中心化。他认为能源需要依靠大量管道传输,所以能源行业天然具有自然垄断的集中化特征。

 “我从头到尾看了现在各种各样的能源加区块链企业从零开始做起来,然后又做不下去,各种各样的路,我都看着他们走过来,我自己也走了很多弯路,所以我很清楚,能源加区块链到底是真命题还是伪科学。全球几乎所有能源区块链项目我都看了,目前没有成功的。

虽然目前能源区块链并无范本可依,曹寅认为,缺乏大规模的、中心化的能源生产能力,没有像中国国家电网、南方电网等强大的中心化企业的国家,是可能发展去中心化的能源区块链的。

“理论上是有可行的能源区块链项目的,我们现在也在探索具体落地方式。”曹寅于2015年上半年作为创始合伙人成立了能源区块链实验室——全球首家专注于在能源和绿色金融领域的区块链开发组织。

03数字资产终会掀起一场革命   

从事区块链之前,曹寅供职于躺着赚钱的传统金融业。

“我算是中国券商业第一个加入数字代币市场的,我身边的同事都在观望,保持怀疑态度。金融行业单靠牌照垄断就能活的很滋润。但比特币改变了我的信仰。”

从比特币诞生之日起,就伴随着非议。而在外汇管制严格的中国,比特币特殊的属性又赋予了其某种特殊的“功能”。

中国国家外汇管理局副局长陆磊在今年7月一场会议上明确表示:“数字货币洗钱是潜在威胁——用各种token、虚拟币作为中介,先将汇款人所在地的法币转为代币,再在收款端将代币转为收款人所在地的法定货币,事实上完成了跨境支付。”

曹寅为比特币喊冤:“现在各国监管层都盯着比特币交易,而监管比特币又比法币简单很多,所以比特币是最难用于非法交易的,因为一旦在链条上交易,KYC(外文名Know your customer,即充分了解你的客户)就都做好了,这边谁付出去,那边转到谁手上,都非常清楚。如果用比特币做非法交易,纯属找死。非法交易的是门罗币和Zcash!”

最新消息显示,彭博社于8月7日报道,美国缉毒局(DEA)网络犯罪特别工作组成员Lilita Infante在采访中表示,与比特币相关的犯罪活动占比从5年前的90%降到了10%。

曹寅坦言,比特币并非洪水猛兽,整个代币市场所有流动性加起来换成法币的话,不过4500亿美元。Facebook暴跌20%,直接跌掉了一半的币圈市值。这个行业真的非常小,小到根本不值得研究。

但即使如此,这依然是曹寅的梦想,他坚定的认为:“所有人都应该首先配置数字资产,再配置法币资产。数字资产从反面到正面、再从边缘到主流,会是一场革命性运动。”

点击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