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特币布道者要捐出全部身家 真慈善 噱头?


比特币布道者要捐出全部身家 真慈善 噱头?

前有李老师传授如何割韭菜涨身家,后有ADA出资方拿着ICO募得的资金在外消遥,币圈的人不是想着怎么挣钱,就是想着怎么多挣点钱。

亿万富翁布洛克·皮尔斯却扬言要将全部身家捐出去做慈善,俨然成了币圈的一股清流。

数个月前,他声称计划自掏腰包,创建一个名为ONE的慈善代币,并花10亿美元用于购买这些代币。

大众对布洛克·皮尔斯并不熟悉,即便他的名字出现在福布斯数字货币富豪榜前十位中,人们依然鲜少注意到他。但如果翻一翻他的履历,不难发现他在数字世界的份量比起他的财富,有过之而无不及。

布洛克·皮尔斯,前好莱坞儿童演员,比特币基金会的主席、Blockchain Capital创始人、Block.one联合创始人,Mastercoin创始董事会成员、美国奇点大学教授、数字货币市场游戏(IMI)创始人、世界上最大的游戏玩家媒体资产ZAM和网络游戏数字货币IGE的先驱。此外,作为前EOS发起者及合伙人,他是EOS去中心化理论的倡导者。

他身兼数职,包括顾问、创业家、风险投资人。从接触比特币至今,已投资了30多家区块链公司,帮助初创企业募集了近2亿美元的资金,许多创业加速器都聘请他当顾问。

2017年年底,基于对区块链能重塑社会的潜力的信仰,他带领了一批创业者一同前往波多黎各,致力于在这个加勒比小岛上打造一个数字货币的乌托邦--“波托邦”(Puertopia)。人们在这里使用数字货币,所有智能合约将全部公开。

精明的商人VS慈善家

皮尔斯为什么会选择波多黎各?而不是其它地方。

在他迁往该岛之前,飓风“玛丽亚”摧毁了该岛的基础设施,加之数字货币价格开始飙升。如同新闻网站CNET创始人Halsey Minor所说:“虽然这对波多黎各人民来说非常糟糕,但对我们来说,从长远看,是天赐良机。”

另外,波多黎各提供了空前的税收优惠:没有联邦个人所得税,没有资本所得税,还提供优惠的营业税——不必放弃美国公民身份就可以享受这一切。

皮尔斯很聪明,他知道一群有钱的白人男性在一个避税天堂购买房产带有殖民恶臭,他承诺利用他们的精力和金钱为波多黎各服务。

29岁的数字货币爱好者、赌城扑克玩家Wojcik在读到“波托邦”的报道后,前往这里,找到了皮尔斯,自称要建立一个新的文明。皮尔斯的回答是:“我们是客人,来到这里是为了用我们的技能为当地提供服务,这才是一个好的客人应该有的礼仪。”

皮尔斯对Neil Strauss表示,给这个岛屿注入人才的同时,必须为其创造就业机会,他坦言不希望圣胡安老城变成旧金山,房租高企,从而惹恼当地居民。

天生的商业奇才

不论何时在波多黎各见到皮尔斯,他似乎总是以同样的装束示人。

凌乱的金色山羊胡子,一头肮脏的金发上戴着一顶黑色毡帽,帽子上别着两张扑克牌。身上背着一个皮包,手里拿着一个扬声器,他会给每个来找他的人都播上一段卓别林在大独裁者中的演讲。

他在三岁半时曾拍过一段名为“不要让你的孩子成长为牛仔”的广告。现在看来颇有讽刺意味。

他的母亲是一名专业的舞蹈演员,她把所有的舞台梦都寄托在皮尔斯身上。皮尔斯作为童星曾参演多部电影,比较著名的作品包括《野鸭变凤凰》、《第一公子》。

皮尔斯在童年时期,便崭露了商人的潜质,他雇佣了邻里的孩子为他卖柠檬汁、送报、修剪草坪;为诸如MortalKombat 2这样的游戏写了作弊指南,然后把它们卖给了同学;买卖稀有的魔术收集卡,星际旅行纪念品和其他收藏品。

16岁时皮尔斯怀着想像正常人一样生活的想法,中止了自己的演员生涯。1年后,他加入有YouTube前身之称的网络视频公司DEN,成为该公司的联合创始人和执行副总裁,该公司在互联网泡沫时期狂赚8800万美元,而后宣告破产。在此其间,他发展出了一项新爱好:电子游戏。

他意识到在虚拟世界游戏中,花时间精力收集的游戏硬币和物品可以出售为实际货币,通过这种方式,他每天可以赚到数万美元。2000年,他创建了IGE,开始雇人为他玩游戏。

在意识到中国的电子游戏市场还有待开发后,皮尔斯搬到了香港,雇佣了大批中国玩家加入其游戏淘金队,很快就让Everquest和“魔兽世界”这样的虚拟黄金游戏风靡中国。皮尔斯日进斗金,最终以240万美元的价格买下其竞争对手公司。他的职业生涯中大概有40万人在为他玩电子游戏。

2005年,他聘请了一位前高盛银行家,美国总统特朗普未来的首席策略师史蒂夫·班农帮助他进行并购和融资。在班农的帮助下,高盛对IGE进行了3000万美元的投资。

皮尔斯与班农的合作有七年之久,皮尔斯称班农笃定且聪明,像一把锤子。当你是锤子的时候,一切看起来都像钉子。班农谈到皮尔斯时,表示他的经历丰富多彩,在电子游戏发展史上,称得上是一个先锋人物。

2007年,魔兽世界的开发商“暴雪”以“作弊”为由,对IGE进行打击,IGE开始出现亏损。同年,暴雪开始起诉IGE,玩家提起了集体诉讼,IGE内部的创始人也发生了激烈的纠纷。在这个危急时刻,班农正式成为了IGE的CEO,并且带领公司转型成了一家经营玩家社区服务的公司。

此时,皮尔斯可以说是功成身退,而此番虚拟游戏货币的创业经历,似乎也预示着皮尔斯日后将在数字货币界大展拳脚。

比特币布道者

大约在第一批比特币被开采一年后,人们开始向他提及数字货币。在他发现比特币的潜力后,他成了一名数字货币布道者,并且曾在一次演讲中将比特币分发给听众。如果以购买的第一枚比特币的价格来论资排辈,皮尔斯无疑是元老级人物。

几乎每个早期的比特币采用者都有一个令人遗憾的故事,皮尔斯的故事是,他在清理车库时,不小心把一个存有5万枚比特币的硬盘扔掉了。以今天的比特币价值计算,他丢掉了近3亿美元。

那时,他联合创办了数字货币投资咨询公司DNA,既是该公司的投资方之一,也在其中担任ICO顾问。他对数字货币和区块链有着坚定的信仰,他说,区块链将取代互联网,对世界造成深远影响。

2013年7月,皮尔斯完成了世界上第一个ICO(MasterCoin),开始名声大噪。

2013年到2017年间,他联合创办并资助了大量的数字货币公司,包括Blockchain Capital,Coinbase,Ethereum,Tether,Bitfury,Block.one等。其创办的Block.one于EOS的崛起,更是功不可没。EOS在ICO中募得7000万美元,成为去年最大的ICO项目。

今年3月份,为了将更多精力投入于几个月前在波多黎各启动的项目,他正式从Block.one离职。BM在接受采访时表示皮尔斯仍会以非官方的身份参与EOS项目生态系统的建设,并计划未来基于EOS建设其慈善项目。

皮尔斯谈起自己的离开,表示原因很多,其中一条是:“我好像一根避雷针,每个人都专注于我的参与,这并不是一种积极的方式”。

潜台词是,如果你接受风险,皮尔斯是一种资产;如果你厌恶风险,他可能是一种负债。班农说:“如果是在探索前景,皮尔斯可以帮助人们团结起来。落地之后,皮尔斯就站到一边。”

如今,皮尔斯为了另一个前景,转战波多黎各。他要将当地社区规模扩展到500到1000人,并建立两三百家资本化的顶级科技初创企业。

而他的创业伙伴们对他的评价恰恰印证了班农的说法。皮尔斯的助手之一Maria C.Sanchez称他是21世纪的耶稣基督,数字经济顾问Bruce Fenton认为他是社区团结的种子。

不出意外,皮尔斯将在这里为慕名前来的创业者、数字经济建设者、数字货币爱好者打造一个又一个前景,并用其投资天赋,促进下一个EOS的诞生。

但皮尔斯也仅仅只能是点亮梦想的造梦者而已,项目发展后,他极有可能会全身而退,那些想要在他身上寻找安全感的创业者们若想依赖他,注定会大失所望。

充满争议的人

2014年,皮尔斯被任命为比特币基金会董事,一度引发该组织至少10名成员辞职。虽然这点小风小浪对整个基金会来说不算什么,但却将皮尔斯推到了风口浪尖上。

该基金会的一些成员指出,皮尔斯的履历存在污点,DEN(皮尔斯创办的第一家公司)有三名成员曾对其发起指控,称其胁迫他们吸食毒品,并实施虐待。为此,皮尔斯写了一封公开信,为自己辩护。然而,人们还是议论纷纷。

虽然后来皮尔斯与此三人达成和解,但时至今日,这件事还是他最不想提起的经历。他曾说过,不论你有多大的成就,都会因牵扯到官司而声名狼藉。

他在与《滚石》杂志作家Neil Strauss谈及此事时曾一时失控,形成对峙。后来他解释说,他对过度分享感到恐慌,担心Strauss添油加醋,写出另一个耸人听闻的故事。Strauss说:“他心里很害怕”。

他失眠,服用迷幻药,缺乏自我照顾,他的朋友曾戏称:“我的任务就是确保他还活着”。

诈捐?

目前皮尔斯仍未发行一份ONE代币的白皮书,也未捐赠出一分钱。但他说,在正在积极为捐赠基金设计一个结构,并将为此发表一页完整的声明,以免成为批评的焦点。他也不吝啬向记者展示团队关于该项目进展的聊天记录。

根据皮尔斯自己的估计,十亿美元占他财富的100%到130%。但他说,他不需要这些钱。

他的妻子Crystal Rose,Sensay公司的首席执行官,坦言皮尔斯此举是出于自信,他有信心也有能力能将钱再赚回来。

确实,根据皮尔斯过往的经历来看,他曾涉足多个行业,但无论他扮演何种角色,最后总是满载而归,财富之路于他而言似乎总是一条平坦的大道。

付出的越多,得到的就越多,时间会证明皮尔斯是否在哗众取宠。

无论他是否为波多黎各实现他的承诺,不管他最终是否放弃了全部财富,又或者他是不是再一次跨界转型,毫无疑问,他的投资天赋,敏锐的金钱嗅觉,一定会为他带来新一批的财富。

点击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