熊市下区块链的众生相:很少有人真正离场



熊市下区块链的众生相:很少有人真正离场

熊市的气息在区块链行业中弥漫开来。

但链圈和币圈又有些不同。

去年,币圈的景象是,几乎发币就能赚钱,而今年币价浮沉不定,周围的人也开始浮躁起来。

而链圈则是另外一番景象。去年链圈对区块链技术的认识还比较模糊,今年大家都开始探讨通证经济、币改诸如此类的深度话题。区块链创业项目,似乎穿过迷雾,走到了一个新的地方。

矿场、交易所、项目方、Token Fund、媒体,每个细分领域的人,都对行业在熊市中的变化,有着深刻的体会。

在这样一个特殊时刻,我们找到一些区块链行业从业者,聊了聊他们在熊市中的感知和改变。

熊市下区块链的众生相:很少有人真正离场

1、媒体

令人感到意外的是,区块链行业中周边服务的公司数量比创业公司都多。

媒体是区块链行业周边服务公司中的一个小分类。

2015年开始炒币的小诺(化名)在2017年运营了一个区块链自媒体公众号。

2017年12月,他开始感受到熊市来了。

“一旦一个东西被炒到特别热,很多人就会涌入,然后被套在顶峰。”小诺说。

令他印象深刻的是,比特币的价格达到最高一个十几万人民币,有人甚至制作了“币圈大佬”的扑克牌。

疯狂过后,随之而来的是行业大萧条。

对此他感受颇深。去年牛市的时候,小诺的微信公众号一天最多会发4篇文章,头条会有4、5千的阅读量和160多条留言。现在,头条阅读量不到2千,留言也就10多条。

最忙的是去年11月份那会儿,小诺为了给项目方赶稿子,早上8点起床一直写到晚上11点,一天要写5、6篇文章,现在连着几天都接不到一个项目稿。

不止是文章和项目数量的变化,人们喜欢看的内容也在发生变化。牛市的时候最受关注的是行情,而到了熊市,八卦、撕逼和段子则成了日常。

一部分原本喧闹的社群一下子变成了死群,很少有人说话,最多只在币价有所涨幅的时候会有一些人冒泡。

行业中新冒出一大批想挣快钱的媒体,他们并不做社群维护,甚至靠刷量维持着某种体面。圈子里面流传着这样一句话:媒体收割项目方,项目方收割散户,散户再回来告媒体。

“这波熊市估计得持续到明年了。在这波熊市中,整个行业会经历一波洗盘吧。这段时间尽量只操作一级市场,不去操作二级市场。”小诺说。

2、项目方

和所有行业从业者不同的是,作为项目方的钱军(化名)似乎并没有受到熊市的波及。

“我们根本不缺钱,现在一共有200多号开发人员在成都。目前账上的钱,养他们3年没问题。”钱军说。

去年11月,他的项目通过ICO已经拿到了足够的钱。但他并没有透露目前项目账户上剩余的资金金额。

很多和钱军一样,在熊市开始之前就成功ICO的项目方,目前都不存在资金上的压力。

不过,钱军还不是项目方中过得最舒服的。最舒服的,要数那些没有进行公募的团队。

在机构投资者已经赚钱的情况下,这些没有进行公募的团队有很多选择的余地:如果熊市仍继续,他们也可以不愁资金;如果牛市来了,资金自然会更充裕;而且,作为创业老兵,他们还可以随时转换行业。

虽然不缺钱,但钱军依然感受到了来自行业的压力。

“我们团队真的一直在默默开发,所有计划都按时完成,也有定期的报告。但是投资者根本没兴趣看这个,只要币价上不去,就说是空气,说我们跑路了。我们压力也很大。”钱军说。

事实上,熊市中,项目方不缺钱,就会缺乏在二级市场中“护盘”的动力。项目方和投资者之间的矛盾也就不可避免。

漫漫熊市,无论是在ETH 1000美元时参与ICO的投资者,还是之后在二级市场高位进入的交易者,难免会对项目方充满怨言。

最近,钱军身边一些负责市场的同事因为受不了社群里投资者激烈的言辞讨伐,已经陆续离职。

熊市下区块链的众生相:很少有人真正离场

3、投资者

“好项目是变少,但是项目还是蛮多的。我现在每天看个三四份白皮书很正常,团队估计一个月能看一百到两百个项目。”在31区、腾讯科技和BiaNews共同打造的《区块链50人》栏目上,库神钱包联合创始人、创世资本创始合伙人孙泽宇说。

在投资者们看来,和牛市相比,熊市很难投出特别好的项目。

随着行情越来越惨淡,很多原本只关注一级市场的区块链VC和Token Fund,纷纷开始转向二级市场。

孙泽宇还说,自打今年3月份以来,他们开始向传统VC经纬创投学习,将基金的80%重心放到投后上,帮助项目方渡过熊市。

他打了一个很有趣的比方:“现在要做的事不止是像爸爸一样给钱,还要像妈妈一样(提供)呵护。”

在这个过程中,他看到项目方也在发生变化:很多人不再好高骛远,也不再吹嘘这个币涨多少、赚多少钱,大家开始踏实做事。

4、矿工

矿工是最先感受收到行业“萧条”的。

很多天以后,小冰(化名)依然记得刚听到监管风声收紧时的情景。

2018年1月初,有传言称,互联网金融风险专项整治办工作领导小组下发文件,要整治违规矿场。2018年1月23日的达沃斯论坛上,证监会副主席方星海表示,中国要对比特币加强管制。

随着监管的收紧和币价的持续下跌,小冰觉得有一种山雨欲来的感觉。

像小冰一样的个人挖矿者,由于币价波动比较大,挖出币后就会立即交易。

整个行业也在发生着变化。很多像小冰一样的个人还有一些小矿主纷纷离场,而一些大矿主因为之前积累了足够的资本反而选择加码返场,用较低的价格从二手市场购买矿机,甚至还把矿场搬到海外。

有人预测,今后很多小矿主会逐渐消失,整个行业即将被一些大的矿霸们所分割把控。

漫漫熊市,但显少有人真正离场。

任何一个成熟的市场,大都会经历几轮大浪淘沙。美国的股票市场成立近百年,历经无数次的跌宕起伏,最终才在艰难蜕变中日趋成熟。

而区块链行业,一切才刚刚开始。

“不管是什么圈,你没有足够的耐心,所有的期待都不会有回报。 ”小诺意味深长地说。

点击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