盗火者袁晔:VC看人,PE看利,区块链投资看这里



火星专栏作者简介:袁晔,水木清华TBC执行董事,盗火者区块链应用联盟发起人。

盗火者袁晔:VC看人,PE看利,区块链投资看这里

区块链处于“黑暗丛林”时代,野蛮人横行,区块链让原有投资逻辑全部失效。

高中时期,受父亲投资开放式基金的影响,我第一次接触到了基金,也间接了解到了股票。

在开放式基金蓬勃发展的本世纪前几年,股票市场并未出现大幅涨跌,基金的年化收益率远超同期银行存款利率,虽然不保证本金安全,但对于一般基民而言,是一个非常难得的投资标的。

大学毕业后,直到自己坐在陆家嘴的某公募基金办公室工作,才对公募基金公司的开放式基金、封闭式基金和基金资产管理计划等金融产品有了切身体验:每天被K线和代表涨跌的“上下箭头”充满视线,被各种基金产品的交易结构设计和通道业务结构占据大部分时间。时至今日,全国的公募基金公司总数也只有116家。

之后转战一级市场,更多的时间是在做早期投资,我成了一名天使投资人。

这两段投资行业的从业经历,却给出了鲜明的投资逻辑反差:二级市场中长周期受企业所在行业和宏观经济基本面的影响非常大,短期受到市场情绪影响较大,这里的市场情绪更多表现为交易量的大小,对于某个投资标的的分析更多从成熟稳定的数据入手。

一级市场特别是早期投资,更多则要看未来三到五年时间内的潜在机会,面对的是更多的非确定性,没有数据可以用来辅助判断,对于创始人和创始团队,需要从“人”的角度分析和判断,正所谓:天使投资看人。

带着这些反复实践的投资认知,2017年底进入区块链投资的世界,却有了一个“痛苦”的发现:原有的投资逻辑完全无效,不仅不能照搬一级市场的,也不能仅仅依据二级市场的。

区块链项目该怎么投

计算机和经济学双硕士学位以及互联网和金融的行业经历使我第一时间认识到“区块链”将会是我的“一生所爱”。

现阶段的区块链就是原有互联网底层技术+分布式存储/计算中间层+发币上层应用的三层体系架构,需要项目方同时对互联网、计算机、分布式、股票、货币,这几个领域有一定的跨界认知,这几个核心单元缺一不可。

事实上,我们接触项目团队的白皮书往往漏洞百出,为此,我们特别在这些领域为项目提供咨询和“一键式Token设计”的辅导。

其次,爱西欧和挂牌“交易所”将一级市场和二级市场打通,所谓“发币即上市”,“天使项目IPO”,项目团队多数都仅有早期创业经验,并不具有资本运作的能力,特别缺乏面对二级市场的经验和手段。

凭借着“一身是胆”的孤勇,直奔二级市场这片自由之海,等于是在完全不会游泳的情况下“裸泳”。岂知上市“学费”昂贵,一旦“下海”就无回头之路。

再次,Token市场的零监管现状,导致区块链全产业链条的各个环节完全处于无序、自发、野蛮生长的丛林世界。仅仅从创业的角度参与市场,会使自己处于非常被动的地位。

我们不希望也不允许优秀的项目沦为被收割的“韭菜”,我们不得不从孵化、投行、生态、安保队等多角度对项目进行保驾护航。

最后,由于Token投资完全基于哈希地址的二进制转账,这些地址不存在实名认证,也看不出来是个人的还是企业的映射。项目方的内部风控和资金监管挑战巨大。

再加上,智能合约漏洞,项目计划的实际落地,社区运营管理,媒体渠道沟通,交易所的关系维护,等等方面都向项目团队提出了诸多问题和挑战。一旦上交易所,每时每刻战战兢兢,日夜兼程,恰是“币圈一天,人间一年”这句话的最好注释。

为了更好的保证投资落地,也为了让更多项目小伙伴获得实实在在的支持,2018年初,我们以“盗火者”的名义组建了一个完善的生态体系来帮助大家更好对接区块链世界。

从此处到彼岸,不管是资金、技术、人脉、传播、资源还是咨询、辅导、深度孵化,以及对智能合约进行审计和提供优化建议,需要的都是投资机构和项目的共同努力。

同时,我们以水木清华区块链基金(TBC)和兄弟基金为班底投资了一批区块链项目,也得出了选择项目的心得:

实战背景的明星团队+自恰的技术体系和落地能力+超强的社区生态建设。

我们投资的项目基本秉承上述原则,这也是对无数项目进行学习和实战投资后的归纳总结。就在今天,我们投资和孵化的项目UTour优旅链正式上线Fcoin。此前我们投资的BUMO、亦来云、万维链、氪星球、智秘、积木云、脑海链、哈希世界也获得了联盟不同层面的支持。

站在外围看区块链行业,人们会觉得这里充满神秘和财富的诱惑。而进入这个行业越深入,人们越会认识到这个行业的混乱与不堪。

面对这样一个天使与魔鬼并存的区块链世界,面对如此多的蝇营狗苟与赤膊上阵,盗火者们仍然坚信这个行业的未来充满光明与活力,我辈自当:筚路蓝缕,以启山林。

区块链领域投资案例:

Bithumb、哈希世界、RRC、起风财经、BUMO、Contentbox、氪星球、Betime等。

投资领域:

区块链、金融科技、人工智能等。

点击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