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宁:从旧世界踏上区块链巨轮



相比北上深,甚至杭州, 广州在区块链的影响力似乎与其一线城市的地位极不匹配。互联网时代,这片土地曾“土生土长”出微信和网易,那区块链时代呢?这座千年商都是否同样卧虎藏龙?

快链君最近走访了一家位于广州海珠区UP智谷的区块链企业。在这片由工业园厂区改造的小楼内,很少人知道这里正藏着一股区块链的新生力量。他们低调、务实,懂技术,同时怀有对区块链世界的深度构想。

石宁:从旧世界踏上区块链巨轮

石宁,清华大学工学学士,香港科技大学博士。随后继续回到校园成为教师,在中山大学管理学院管理科学系,他35岁即被评上教授,36岁即评为博导。14年起连续4年被爱思唯尔评为中国决策科学领域高被引学者。

不只满足于学术,他亦在向现实世界探索:从最初的供应链和物流优化,到现在的金融科技,他看似一直在跨界,但它们背后其实都有着一个共通领域:数据科学。

1、会议室里的篮球服少年

“我相信技术能改变世界”,这是石宁在整个采访过程中反复强调的一句话。

他给我们讲了个故事。

2003年,刚打完篮球的石宁急匆匆地跑进了会议室。穿着篮球上衣、运动短裤的他,此时是香港科技大学博士二年级学生。会议室里坐着的是一群企业界的人,期待着一套,能在最繁忙的空运站内顺畅调动货柜的方案能成功出台。

这是石宁第一次独立完成的一套原创算法。厘清条框后,他面临的是枚举一个点对点大型路径表的难题。考虑到复杂的网络结构和现实约束条件,这样的难题在学术界被称为”NP-hard”——这同样也是后来比特币挖矿算法要解决的问题。

他擦了把汗,现在他要上台告诉台下的人们,这套方案能帮助你们的运算表从原来3个月减少到1分钟,能让你们过去因延误导致的巨额罚款不再存在。

在满场期待的目光中,石宁跑了一遍他的算法,展示刚毕,台下企业界的人集体起立鼓掌。

“那是我人生中的重要时刻,他给我一种强烈的正向感觉,技术是真的能改变世界的。”石宁在桌子对面看着我们,一字一顿道。

多年之后,他真的开始了探索,选择的领域是他一直认同的金融科技。

在中山大学当博导期间,他辅导一个学生技术团队,创立了一个量化基金,成功用AI模型、运筹模型等开发全球量化交易系统。同时,他开始逐渐意识到,金融科技底层基础设施,是支撑现代金融企业的核心

然而,呆在象牙塔里面是无法真正理解这样一个重要基础设施是怎样运作的。

2017年,石宁开始在一家专注为B端提供支付业务的某第三方支付公司担任CEO。“这段历程,对我的帮助特别大。没有这段经历,我无法理解区块链的革命性,也无法意识到它对大数据、物联网等技术的‘激活’作用。”他解释道。

2、新旧世界“链”接处

一开始接触区块链的时候,石宁还吃了些苦头。

“不怕你们笑话,中本聪的比特币白皮书,我看了6遍都没看懂。”

那是2014年。

那年,石宁被爱思唯尔评为中国决策科学领域高被引学者,在这个领域,中国仅有19位学者入选,其他入选者不是院士就是院长,而当时石宁甚至还未评上教授,学术水平是有保证的。

“当读到第7遍时,我真的有了一种汗毛排队的激动感”,这一刻他似乎终于嗅到了区块链新世界的气息。

2年后,当他继续把白皮书读到了30多遍,过往扎实的学术锻炼、在fintech的深度接触,都在帮助他把这个新世界勾勒得更为清晰。

16年他发表了论文,就比特币中51%算力攻击现象提出一种新算法--DPOW,该算法既能达到原有POW算法的健壮性,又能降低51%攻击的可能性。这是他就区块链底层技术领域的第一次学者式公开探讨。(论文为《A newproof-of-work mechanism for bitcoin》)

3、区块链大时代

在向我们翻开这页新世界之前,他先提出一个问题,比特币支付和微信支付有何不同?

要知道,日本已经可以用比特币支付,全世界有至少几万台的比特币ATM机,智利已有超5000家商店接受加密货币支付。

在支付体验上它几乎与微信一样,扫码即可。

从C端消费者体验上看的确没什么不同,然而从B端上,两者却有着巨大的变化。

从B端(机构、企业端)上看,商家与顾客一笔钱的交易,在背后会经过5层账户体系,包括央行、卡组织账户、银行账户、商家、顾客账户 。算上传递过程的时间成本、层层监管的成本,有经济学家分析 100元钱,在这个系统里面会消耗2元。

而且传统支付系统作为中心化系统,还有着层层的账户过滤之下,数据篡改的可能性仍然存在。

比特币支付不同,作为一个点对点的传输方式,商家与顾客之间转了就转了,不需要经过多层账户,资金运用效率亦快的多。

"互联网下半场是行业互联网,行业互联网是最容易拥抱区块链的。不像上半场的消费型互联网,能让用户赤裸裸地感受到变化,区块链将会先影响B端再反过来影响C端。”石宁说。

消费型互联网的巨头格局已成,典型例子有电子商务(阿里巴巴)、搜索业务(百度竞价排名),还有近年的美团滴滴等面向消费者的互联网变革。而行(产)业型互联网,指的是互联网对各产业的生产、交易、融资、流通等各个环节的改造,这涉及的是企业与企业间的交易,目前只有上海钢联、网盛大宗等几个佼佼者。

这种去中介式的区块链路径,有着更大的变革契机。

石宁指出,传统商业里存在着大量的第三方来协调买卖双方的信任,比如沃尔玛需要把POS机上的数据实时传给可口可乐,而当事双方谁提供这个POS机都肯定不能让对方信服,这时独立第三方visa、万事达卡组织出现了,由于他与甲乙双方利益无关,所以能相对给出交易双方都信服的统计数据。

而当区块链出现后,VISA的功能就能被区块链技术所替代。只需要在区块链底层搭建一个联盟链的系统,运用分布式账本与智能合约就能解决这个问题。

而从此之后,区块链作为“创造信任的机器”(经济学人语)能替代掉大量的第三方机构,甲乙双方的交易成本即能进一步下降,传统商业模式亦因此将发生巨变

4、个人的小机会

“然而很残酷的是,区块链如果当传统企业都看懂了,机会也可能就没了,很多旧的产业当他看明白之时,就是他的淘汰之时。”

石宁看到了机会所在。 他创立了D3 chain,一家专注于区块链底层金融设施的公司,除了略带学者本色的继续研究改进共识算法外,他们未来还会从基于区块链的供应链金融和行业清分着手,去尝试解决现实问题。

“我们明白从信任建立到信用建立,好几个阶段都会是漫长的过程,(我们)会先从简单的开始做起,首先聚焦于完成技术积累。”而他身旁站立的伙伴,依次有着来自原国际顶尖银行的CTO、原银行业高管、原中字头央企的项目经理等等。

在广州这家loft风格,简单却舒适的办公室里,石宁的区块链征程才刚刚开始。

来源:快链财经

点击分享